雅酷文学城目录

奇门神隐 第一百七十三章:是人是鬼

时间:2019-04-16作者:冷得像风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眼前的这物事,说是人影,也只是因为高度和宽度与人相似,远远地站在一个岔路口的路灯下。那个人影身上裹着的,像是破烂布一样的一块东西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远远地看了他几秒,他仿佛是感受到了凌易的目光,一个闪身就进到了巷口。凌易哪能就这样放他走掉,当即就穿过人群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飞速奔向了那个岔路口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在这个时候前来观望的人,肯定跟这场大火,有着牵扯不断的联系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妇产医院附近,没有居民区的住宅楼,更没有其他任何建筑物。建立之初的目标要求就是安静、偏僻,让孕妇的休息能得到高质量保证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所以,出了妇产医院的停车场,就是一条长长的道路,两旁是市区里少见的树林和绿地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到前面的十字路口,大约还有一两百米距离的差距,凌易本来可以继续保持之前的追击速度,可凌易却觉得,这样追下去是徒劳无功的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打算换个方式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他看见那个岔路口是个十字路口,树林遮遮掩掩地出现了,完全地挡住了右拐的路,但多少也能穿过来几缕黄色的灯光。凌易便直接冲进了树林,不管地上的树干枝叶,抄近路向着那条路上猛地跑去,小腿上的西服裤子被划得破破烂烂,血流出被撕扯撞开的皮肤,凌易却像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跑到一半,路灯的光线无法渗透茂密的树干,而月光也被树冠所阻挡,一片漆黑,仿佛置身在山洞之中。凌易只得停下,打开自己手机上的手电筒,继续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不多时,凌易就看见了一个动作诡异的人影,正东扭西歪地逃离,虽然姿势不雅,但也十分迅速,显然,这人身手算是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那个人影向后看了看,发现路上没人后,仿佛浑身虚脱,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。凌易把手电关掉,悄悄地向前摸去。那个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喘着粗气,凌易在树林的掩护之下,慢慢逼近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……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一步,一步,又一步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从迈出来的第一步开始,凌易就是带着坚定的决绝之心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是气势,也是威慑之力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向前,向前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一步一步地向着那个人靠近,离得近了,凌易能够看见的画面也就越来越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眼睛注视着的方向,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的心神却很稳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没有任何地改变和晃动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而那个神秘的人影,此时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没错,这显然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不过,这人身上盖着的是一层黑色的布,材料就像是运输家具时裹在上面的毛毡布那样,看起来破破烂烂的,十分肮脏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的脚下收着力,力图不发出任何的声音,但无奈实在是看不见脚下的东西,还是踩断了一个树枝。这声音虽然不大,但在寂静无人的郊区,还是十分清脆突兀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声响一出,凌易立刻低下身去,躲进了黑暗之中。凌易和那个人还有至少十米的距离,他并不知道那个人能否听见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而那个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也慢慢放松了警惕,他看着那个人还在地上喘着粗气,仿佛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人在靠近。等了足足快一分钟的时间,也毫无反应。凌易慢慢站起来,不凑巧的是,他刚才那根树枝并没有完全断掉,凌易再一起身,又压出了几分力道,树枝才又“咔”地一声断裂开来,发出比刚才还大的清脆声音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次的声音,一般人是不可能听不见的,凌易怕他再次跑掉,只能当先一步跨了出去,不管地上碎裂的树枝发出多大的声音,也不能出什么差错。他这一跑,地上噼里啪啦地就响了起来。不过奇怪的是,那个人还是躺在原地,动都没有动过一下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看来,刚才的猛跑,已经穷尽了这个“人影”的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跑到跟前,那人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毛毡布盖着那个人的全身,从上到下盖得严严实实,把脸都盖了上去,只有中间的一部分像是皮肤的东西裸露着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却从他的衣服下面,看见了奇怪的东西。路灯本来就昏暗,那人身上盖着的毛毡布随着微风摇摇晃晃,更是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第一眼看去,凌易觉得那衣服里面像是超市里面放着的已经切好了的牛肉,看上去有些*裸的感觉,可当凌易微微躬身,仔细看去,才发现那是地上那人的胳膊肘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猛地向后退了一步,并不是害怕或者是恐惧,而是要防范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是一个有身怀古武功夫的人,下意识的反应,带着戒备之心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可再一抬头,凌易猛然发现了,另外的变数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地上的那个人,他盖在脸上的毛毡布已经被风所吹开,一张暗红色的仿佛融化掉一般的面孔,正紧紧盯着凌易看着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被盯的浑身一激灵,后背的汗一瞬间浸透了他的内衣。那个人的面孔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夜叉,只留下了一只眼睛,另一边已经无法睁开。而他鼻孔、嘴巴的地方只能看得见黑色的小洞,隐隐约约还能看得出,眼前是一个人形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还是魔物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吊诡的事情出现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的脑子,有瞬间的恍惚,这是对地上的生物的怪异,觉得说不出的难以辨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种反应是准确的,是个人都应该知道,这是自然的生物反应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……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趁着凌易脑海空白的那一瞬间,那人又从地上爬了起来,向着道路的尽头跑去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可是,眼前的这一切,其实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回过神来,追到他的身旁,伸出手,一把抓住了他身上毛毡布的后边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的出手,不会轻描淡写,而是带着相当的劲力的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多年的修炼,并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无意间的动作细节,都会无形中散发出来自身的修为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只听那人“嗷”地一声,痛得惨叫了出来,那声音也仿佛是象鸣一样,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。凌易将手里的毛毡布拿起来一看,那上面竟然牵连下他身上的一片血肉,正向下滴着血水。再看向那人的后背,已是千疮百孔、红色白色的肌肉都裸露在外,肌肉在运动时的拉伸和收缩,使得他每跑动一下都仿佛有一万只虫子在身上扭动,下一秒又被从肉的缝隙之中冒出的鲜血所覆盖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只看得心脏直跳,这根本不是人间所应该出现的景象。他一把扔掉手上的破布,鼓着勇气,再次向前追去。两个人之间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,凌易想追上他还是十分的轻松,但看他身上出血的架势,凌易直怕他失血过多,昏迷在地上。凌易知道,这个人一定和妇产医院的那场大火有关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“站住,别动,别跑了!”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凌易开口喊喝道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这声音本身,带着凌易的修为,直接撞击向对方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昔年华夏古武江湖中传说有狮子吼,这凌易自己的声音,虽然没有华夏大陆佛门狮子吼这样的巨大威力,可还是有着遥远处的震慑和撞击力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要是一般的人,早就被喝问住了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谁知道,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不过,凌易自己还是有些把握的,这人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只要抓住了他,那一切的疑问,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尽管,那人还在自顾自地向前跑去,并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可在凌易看来,这人倒下,那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。

    &a;nbsp&a;nbsp&a;nbsp&a;nbsp果不其然,没多久,奔跑的那个人影的动作,看上去越来越缓慢,最后一个趔趄,就摔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