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奇门神隐 第一百三十一章:无奈的苗步行

时间:2019-03-25作者:冷得像风

    电梯门一开,崔明仁便“霍”地一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老大,又装修了啊?这游泳池明显大了好几圈啊,卧槽,池底还给改成透明玻璃了?这能结实吗?哎我,我搬来的时候蒙着塑料看不清,我这一看,你这床也太奢……”

    这座汉江塔如今的主人,仍旧背对着他站着,看向塔外的方向,举起右手停在半空,示意崔明仁住口。

    “打住!把人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崔明仁见气氛突然沉默下来,也是有些无趣,便又自顾自吹起了口哨来,然后扛着栾端端,放到了那张奢华无比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那个人低沉地到,看都没看崔明仁一眼。

    崔明仁也不搭话,心里暗骂,他妈的,有钱了不起啊,没准有一天老子就把你给灭了。

    崔明仁眼中闪过一丝玩世不恭,转身就朝着电梯口走去,但他走的时候,无意中向天空之中瞟了一眼,一脸不解地盯了好久,然后揉了揉眼睛,离开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好像在空中看到一个人影,可再仔细一看,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崔明仁自顾自地笑了一声,立马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后。这汉江塔的上面怎么可能还有人呢?要知道这汉江塔的天台上面是有很多电线电路和精密设备的,是属于禁地的范畴,平常之人肯定是没法上到这里来的,何况要爬上那些电塔的上面,危险之极,可谓让人望而生畏,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地方只是被那个人看上了,他斥了让人无法抗拒的巨资,才买了下来。汉江塔也是一个信号塔,在天台之上立着高达几十米的铁架子,也不知如今是发射着哪种信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明仁走后,那个人,也就是这座汉江塔的新主人,才缓缓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挺了挺背,眼中的那种锋利凶猛更甚。这人不是别人,竟然是那盗取了凌易的科研成果,设计了江胜天和秦观两大巨头,使他们倾家荡产的幕后黑手——大佬苗步行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近栾端端,眼睛中闪过的是愤怒,是欲望,然后一把将栾端端提了起来,直接扔到了泳池之中。

    栾端端进了水的一瞬间,就被激得清醒过来,可一睁眼却看见了距离自己几百米的地面,就惊得猛吸了一口凉水,疯狂地在水中扑腾挣扎着,却越呛越多,根本浮不上来。

    而苗步行就站在泳池边,看着水池中狼狈的栾端端,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,又一下子将她从泳池中拽了出来,给顺手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,这苗步行的体力还真是好,到了这样的年纪,短时间内两次提起栾端端,竟然能够做到气息平稳,一点不喘,估计这也不得不让很多年轻人惊讶。

    看着栾端端睁大眼睛尽力喘气那受了惊吓的样子,苗步行开口了,此时明显带着一些嘲笑的味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会游泳啊,这泳池也不深啊,怎么,是由于恐高么?”苗步行着,用一只手提着栾端端的衣领,将她拖到天台的一角,然后将惊魂未定的栾端端提到了楼外,“看看,高么?”

    栾端端确实是恐高的,特别是对于悬崖边的景象十分敏感,看见下面比蚂蚁还的行人,她双腿发软,胃部都痉挛起来,不由自主地开始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苗步行有点意外地松开了抓着栾端端衣领的手,栾端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,他有些玩味地看着栾端端的这幅样子,觉得和之前在会所里见过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美人,实在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这个栾端端身上是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她还有一个孪生姐妹不成?

   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因为他在决定与栾端端合作之前,早就已经安排人仔仔细细查清了栾端端的底细,包括她的家庭关系和一切与之有交集的人。

    苗步行兀自摇了摇头,不自觉地笑了,自己的这个想法真是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要喂饱我么?可我看你,也不是一盘好菜了。”

    苗步行也不管栾端端能不能听见,还是嘲弄的笑着。这次让崔明仁带栾端端来,他本意也是要行他的苟且之事,把栾端端占为己有。可如今看见栾端端不知怎么的就成了现在这样,他也顿时没了几分兴致。

    更别提,她被苗步行提在空中时,就吐了她自个儿一身,满衣服的呕吐物,更是让苗步行觉得相当反胃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连个鸡都不如。”苗步行走回到了床前,坐在了床前榻上。

    栾端端从落了水之后,神智就一直处于受刺激后的空白状态,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,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眼睛大睁着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苗步行皱着眉头看着她,一向沉稳老练的他,心中还是很纠结,这哪里会是前些日子将江汉集团的核心机密带给他的那个栾端端?就是眼前这样的一滩烂泥,还能指望她继续潜伏在江汉集团,获取那边的信息吗?

    不过,苗步行也确实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凌易的江汉集团的确破绽很少,自从经历了上次风波之后,凌易重整江汉集团,如今更是铁板一块。尽管,他不知道栾端端是怎么重回到江汉集团的,也许她总有自己的手段,也不知道栾端端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,当然也不排除她是在自己面前伪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尽管有种种的疑虑,但是目前,苗步行他也就只有栾端端这一条线而已。如果这条线也断了,那么汉江集团对于他来,将是密不透风。这是他不能忍耐的。他苗步行想要做的事,那就必须得不择手段地去达成。若没了栾端端,那么最后一条路,就只有与江汉集团正面交锋,硬碰硬。

    虽,苗步行倒不是怕凌易,不过他也刚刚领教过了凌易的手段,那也不是个轻而易举好对付的主,这一点他是承认的,而且,最关键的是,凌易还有另一重身份——古武门派青门门主。

    而青门背后的歪门十三旗,更是华夏大陆古武门派中的庞然大物,不可忽视。

    所以,与其硬碰硬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倒不如留着栾端端这条线,或许还多少能起到点作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