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奇门神隐 第一百二十五章:一无所有的赌徒

时间:2019-03-23作者:冷得像风

    这位白人先生的话,对那时的秦观来说,简直是千载难逢改变命运的大机缘,他没有理由不接受。∫菠∠萝∠小∫说

    如果能够丰衣足食,还能够成就一番事业,谁愿意天天干小偷小摸、出老千的坏事啊?

    后来,秦观知道,那个白人先生是以赌起家,涉猎的行业无论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,都或多或少与赌相关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可是世界九大陆最闻名的赌城啊,几乎所有行业,都跟“赌”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在那里,秦观学会了真正的千术。那时,他才知道,以前自己在赌桌下面的小伎俩真的是太小儿科,登不上台面的。

    所谓千术,也就是在赌桌之上,为了取胜采用的各种弄虚作假掩人耳目的手段,也就是大家常听到的出老千,据说这还能溯源到《孙子兵法》,“兵者诡道也”。

    赌桌之上也像一场战争,用于战争中的叫诈术,而用于赌桌上的则叫千术。就如同电影里的一样,骰子、扑克,每个人的眼神,以及眼神背后,都想极力地隐藏真相。

    所以,秦观是不后悔自己爱赌这一点的,因为他前半生的辉煌,都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赌,贯穿了他人生的每个转折点。包括碧煌集团的创立、上市的时机,以及第一个楼盘在外人看来几乎是疯掉了的选址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只不过是回到了拉斯维加斯而已。身无分文、一无所有,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。

    过往的惨状,比现在只是有过之,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到过去,秦观脸上带着的笑容显得更加真实一些,也是有些怀念。当人生被当下所填满,便没有了放空自己的机会,去回忆过去的快乐与痛苦。但是现在想到了,倒也觉得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白人先生。他是在苗步行之前,秦观的第一个指路者、引路人,就仿佛是一个父亲一样的存在,给他吃、给他住,教他如何看透对家的底牌,如何躲掉老千的嫌疑。

    那个白人先生,就像是一个预言家,好像在第一次见到秦观的时候,就知道了秦观会回到华夏大陆大展拳脚,可是他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了吗,预料到秦观如今一败涂地再次跌入谷底的状况了吗?

    若是那个白人先生还在,就好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没死,现在也得有九十多岁的高龄了吧。

    秦观一挥手,将手里耍得蹭蹭直响的打火机合了起来,发出了“乒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秦观还记得,他死前惊恐的眼神。

    而秦观拿着一把猎枪,缓缓地逼近。在西方大陆,别说秦观这个大小伙子,就算是一个五岁孩童,也能轻松申请到一枝猎枪,当然,还有猎枪子弹。

    他的枪管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曲线,越过他和那白人温馨的合照,越过白人给他买的一个个礼物和纪念品,带他参加所有比赛的奖状。他金黄的头发已经斑白。

    那天,正是秦观十八岁生日的前夜,而他却快到六十岁的高龄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”秦观在开枪前说,“几年来,我就是在等这一天呢,告诉你吧,船票我已经买好了,几周后,当拉斯维加斯城的警察发现了你尸体时,我早就离开这鬼地方了。一天我都等不了了,妈的,幸好明天就能离开这了。告诉你,你一直想让我忘了那些东西,可我知道我吊牌上的名字是秦观,不是你给的什么狗屁坎特。我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赚来的,并不是你给的。所以,我不欠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便是一声很闷的枪响,让秦观怀念至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别人欠他的呢。”秦观苦笑着摇了摇头,之后他收起打火机,扬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非常希望那个白人先生在死亡之前那惊恐和不解的眼神,在不久的未来之后,出现在苗步行的脸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苗步行到了招标会举办地中普大厦。在大厅里,苗步行却连个熟人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不过,这正是苗步行计划要达到的效果,在他的预想里,之前的竞标已经那样激烈,几轮“厮杀”下来,先是除掉了竞争对手两大集团,又以雄厚资金力压了凌易的江汉集团,如今放眼这整个汉江城商圈,也已经没几个能参与之竞争,与他成为对手的人了。

    在苗步行的设计之下,江胜天和秦观都已经没了竞争能力,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凌易今天竟然也没有出现在招标会现场。

    以他对凌易的了解,凌易应该不是那种中途放弃的性格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昨天和凌易说了他的预算资金为六十五亿后,他便自动放弃了?

    这让苗步行略微有些不爽,为了保证一举赢得这个项目,他还特意在预算上加了十五亿,达到了八十亿元的金额。

    这个数字也让苗步行牙根发酸,说实话,他是根本没想到,凌易会出六十亿的高价。即使是凌易如此高调地在媒体面前表示他将会强势地参与竞争,以他对江汉集团的估计,拿出三十亿来参与竞标,都算是预料之外的事情了,更别提是六十亿这样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也要感谢凌易。若不是他出了六十亿这样的天价,苗步行还根本没有想到要介绍江胜天和秦观二人向那陆外公司借贷,并且以股份抵押的方式收取了二人的股份。

    招标会还在顺理成章地进行着,其实连所谓的唱标、评标都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,苗步行中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并没有任何可能发生意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苗步行在招标会现场也是轻松自在,就等着走完这个过场,他签了字便可以离开了,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苗步行手下的人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了,距离招标会开始还有些时间,苗步行独自一人离开坐席出来透透气,连续一段日子的大动作,相继蚕食两大集团,对于他自己来说,也是一直处在一种高端紧张的状态里。毕竟,苗步行可不像秦观,正当盛年,更别提凌易,还不到三十,只能算是一个“孩子”。

    如今,一切要尘埃落定了,他的心也就可以稍稍放松下来,憧憬一下即将迎来的汉江城他一人称霸的时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