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四十章、复读部

时间:2020-04-1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天至一中,其实就包含了应届生本校和复读部。

    应届生本校在校园里,复读部在校园外。

    复读部虽在校外,管理权却在一中。

    管理者只有两人,天至一中校长单校长,和一个刘副校长。刘副校长分管复读部的教务工作。

    复读部的日常,除了教学还是教学,所以刘副校长基本上就是一个人管理着复读部。

    复读部每个班有一个专职班主任,由退休老教师担任。专职班主任不上课,管理着学生们的出勤与纪律。

    距离本校不到五十米远,间隔一条马路的一栋六层楼,就是复读部的教学楼。

    这栋六层的教学楼,每层两个教室,共有十二个教室。楼梯在正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复读部的生源非常火爆,差不多集中了全县大部分复读生,每个教室,都有八九十个学生。

    拥挤不堪的教室里,密密麻麻都是书与学生。

    除了这栋楼,复读部前面还有一栋小平房,用做老师临时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别的建筑。

    没有宿舍楼,食堂。没有操场,球场。

    复读部的整个实际占用面积,除了这栋六层教学楼和楼前的小平房,就只有后面一个老式厕所。老式厕所是那种不冲水的厕所,大粪坑对外散发着刺鼻的氨气味与臭味。老式厕所,臭气不但钻进鼻孔,还钻进衣服里。解手的人出来后,许久都觉得自己衣服里还保留有那股臭味。

    六层教学楼与小平房之间,有不到五米的空隙,差不多是这里唯一的空旷之地。还有一条从马路上延伸上去的,通向复读部的,斜着向上的大路。所有人都从这条路进出。

    复读生们大都在校园外租民房住,在路边的小饭店吃饭。

    有少部分复读生,住在一中校园内的老房子里。这些老房子是本部原来的教室,没有使用了,改做复读部的宿舍,一个教室里摆有二三十张床。

    也有少部分复读生,在一中里面的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复读部周边,一溜溜的小饭店,一溜溜的民房出租。

    近千学生,每到上课,就被关进抽屉一般的教室里。

    学生们白天上八节课,另有一个小时的早自习和三节课的晚自习。

    每节课中途,休息十分钟。上午第二节下课和下午第六节课下课,则休息二十分钟。吃饭时间,则有五十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不等。晚餐时间为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一到吃饭时间,学生们就如鸟一般从教室里走出来,走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他们像折断翅膀的鸟,能走而不能飞。

    那时候,应届生录取率非常低,大量考生只能够选择复读再考大学。

    一中是全县最好的学校,集中了全县最好的老师,也集中了全县最好的学生。

    一中本校,一个班才五十多学生。

    复读部一个班的学生,多了近一倍,收费也高于本校,自然,老师的工资也高许多。

    一中本校的老师,就有许多在复读部兼课的,拿着比在本校高两倍的上课津贴。

    只有比较牛逼的老师,才能够到复读部上课,才能够站稳讲台。否则,是会被赶下去的。因为讲台下,有许多自认为比老师牛逼的学生,虽然他至今没有考上过大学。

    复读部的学生,有许多是经历过几重风浪了的,见识过了什么老师行,什么老师不行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老师水平稍微差点,稍微支吾点,讲不清楚一个题,那些经历了几重风浪的学生,就会带头起哄,把这个老师赶下讲台。

    传闻这里有复读了八年才考上一个专科学校的学生,俗称“八戒”。

    许多复读多年的学生,常常抄写着一首诗:今年不行靠明年,明年不行靠后年;年年不行年年考,来年不行炒老猪(师)。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。复读部考取的学生,是一中本校应届生考取的两到三倍。

    读高中时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数理化的曾丹青,走在路上时,有点心思,也是去寻寻觅觅着与小琴“四目相对,凝神相望”,感受那片刻快乐。

    他居然不知道校园外五十米的地方,隔一条马路,有一所隶属一中的复读部,即补习学校。

    他当然没有想过,人生有一条路,叫复读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不到,他会来到这里,走进这个如同抽屉式的学校。

    他更想不到,复读,在未来对他的人生改变会那么大。

    人生有太多想不到。

    想不到的,才叫人生。

    想得到的,那就不叫人生。

    八月二十七号,下午,骄阳似火。

    曾丹青来到一中。

    才两个月不到,这里对于他来说,却已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校园还是那个校园,那个人,却已不在。

    校园的办公楼下,张贴有复读部的招生公告和报到流程。

    根据流程,曾丹青找到住在校园家属楼的刘副校长家里,登记了名字。

    刘副校长给他编了班,并告诉他九月一号去上课。

    曾丹青从刘副校长家里出来时,刚好碰到高三的女同学张菁,也是去报名登记复读的。两个人交谈了几句,交谈中,他得知她只考了四百多分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,小琴有没有考上大学?如果没有考上,她会不会也来选择复读?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渴想,他的心里,又萌生了在校园里寻找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,经历人生失意的他,感觉到自己是个失败者。他忽然间又没有见她的勇气了。如果再见到她,他一定没有与她四目相对,凝神相望的勇气。

    刚刚兴起的一点勇气,又沉没下去。

    他又走到办公楼下。

    墙面上还张贴有《高一新生报到流程》,他站在右侧,细细的看了一遍。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,他到一中来报到时的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要是一切可以重来,会怎么样。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重新来过,他还会在与小琴的迷惘中度过三年吗?与小琴的这种迷惘的感觉,到底是怎么来的?是好还是坏?如果没有最后那个晚上,因为偷拿了小琴的照片,而导致神思恍惚,他第二天的物理,会考得好一些吗?

    他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小琴带给过他无限的美好,无限的证明与被证明,无限的追求永恒之美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足够。因为是她,所以美。

    我高考失败了,与她无关。她还是美的,永远美。

    正在他神思恍惚之际,一对父母,带着一个女孩,走过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