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二十四章、游魂幻术

时间:2020-04-0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袁天启再次收拢心神,强自练了下去,结果却依然如此。非但毫无效果,且心神俱乱,全身浑然无力。

    反复数天下来,还是如此。奈何此时他心里杂念顿生,如何做到“物我两忘,致于虚极”。在山洞里,与世隔绝一年多,也是丝毫不得清净。

    最大因素,乃在于他之前所练四密室功夫,实是练的“分崩离析”之功,与天地决裂,与神道决裂,此时要想再万念归一,乃至归于虚无,做到“物我两忘,致于虚极”,实在是等同于要去“挟钛山以超北海”,要一个三岁娃娃,去力举千斤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我不行,为什么不行?这么下去,怎么去实现“神功无敌,一统天下。恢复皇族,高贵血统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没用,愧对父亲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他呐喊了很多遍,每呐喊一次,心里就更加混乱一次,身体上的反应,就越差。

    到后来,他都不敢进入第五密室了,只是迫于要完成父亲的叮嘱,才每天都继续进去静坐。

    越急于练好神功,身体上的反应,反而越差,到后来,连坐都坐不住了。他只好放慢一点,让身体上的反应舒适一点。可身体状态,还是越来越差,再到后来,他只好干脆不练了。

    不练了,可父亲的叮嘱不能动摇,他还是每天都去那里静坐,他记得,父亲在那封信里说过:“为父嘱你于此静坐,一因天时未到,不可遽行大事,二因籍此磨炼心性,去凡心,得天心。”

    他这时才想起,父亲也说过:“万一练此功略有差池,天眼没有打开,却也无妨。兴我皇族,倒也不是非得倚赖天眼,方可成功。”

    原来父亲早就知道,此功甚难练成。完成“一统天下”大事,此功没有影响,可练可不练。他本应该早一点想到这句话的,可是,他太急于练成此功了。他也对自己,太有信心了,真是没想到,也有他练不成的功夫。难怪,父亲要他籍此来磨炼心性,这才是父亲要他于此静坐练功的最重要的目的。父亲真是高明。

    既然此功如此难练,那我就干脆不练。只是父亲叮嘱,于此静坐,此却不可更改。从这天开始,他只静坐,而不练功。数日下来,周身反而轻松了许多,又因静坐时气脉畅通,半年后,身体慢慢恢复了原状。

    又因静坐时无事可做,他脑海里,干脆把之前之纷纷杂念,一一复现于脑海,畅快想之。

    之前那里,共有二十一种杂念,涉及未来,过去,现在三种时空,涉及众多场景,人物,动物,种种异相。

    权势,金钱,美女,青春,应有尽有,何其快哉。先太祖何其威风,祖辈数百年努力,终在父亲及我手上,恢复皇族荣光,指日可待,何其幸甚。

    他放任思维,神游飘飘。早晚各静坐三个时辰,甚是漫长,静坐下来,本极为枯燥,也极为痛苦,有了这个放任自流的畅想,反倒就像无时无刻,都周旋于美女当中,左拥右抱,石壁之光滑,皆若美女之肌肤,自是快乐无比。三个时辰,须臾即过。他居然乐在其中。就这样,五年时光,这时已不知不觉,过去了四年半。

    在这种浑浑噩噩当中,由于盘腿静坐,经脉加速贯通,功力于无意练功当中,反而增加不少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他又于密室盘腿静坐,双目微闭,顺着练前面四个密室功夫产生的七种杂念,听其自然的胡思乱想。心想这四种功夫,倒是很久没有练了,此刻,在脑海里练练吧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,不断重复着过去练这四种功夫的情景,似乎在无意识当中,在脑海里,不断的练着。若两个时辰后,不知不觉中,他的魂魄忽然恍恍惚惚,从后背跳出,离身而去,透过密室石门,去到第一密室,停留片刻,再飘忽出来,于山洞内,练起了“天地反色功”。

    竟是如同本人真人在练一般,且因最近功力增加不少,故而威力更甚。那魂魄飘忽轻灵,快捷如闪电,与本人练功时,人身受限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该功夫练毕,又飘忽进了第二密室,再飘忽出来,于山洞内,练起了“血统江湖功”。之后依次练了“妖物横行功”,“气剑统天功”。

    全部练毕,那魂魄轻缓缓的,漂浮着,透过石门,回到袁天启体内。

    在无意识当中,他居然练成了骇人听闻的“游魂幻术”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练功时,他胡思乱想的意念再次启动,依然驱使此魂魄于山洞内练武,练得纯熟无比。自此功力与日俱增,威力几达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又数日后,他驱使此魂魄慢慢飘忽出山洞,周游龙翔山。

    有数日后,他驱使此魂魄爬入云端,俯瞰天下。

    又数日后,他驱使此魂魄循之前二十年里,每年四月,出外练功路径,将之再走了一遍,亦就此再次练功。那魂魄的速度,已是须臾千里。

    更为离奇之处,那魂魄所见事物,有二十四年前所见者,有二十三年前所见者……那魂魄竟可回到过去。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于二十四年前初次下山,于钛山登山顶时,见一游玩女子,甚是美貌,他当时印象极深,故二十四年后,尚有记忆,此刻,那魂魄居然于同一地点,见到了该女子,女子模样,丝毫未改,实是他的魂魄,等同本人,重回该女子二十四年前登山之时空。

    当时他在此女子身后登山。该女子无比美貌,婀娜多姿,在路上与两姐妹嬉笑,其状欢快无比,那音容笑貌,已令他魂牵梦绕二十四年,此刻又见到她,他心下窃喜,想此时自己已是神功无敌,即将一统天下,何不与该女子搭话,问到她的姓名地址,将来好娶了为妃子。

    当年他见到该女子,因感自惭形秽而不敢正面相视,只敢在其身后远远观之,此刻却是再无畏惧,大胆向前,与之搭话。

    然那女子充耳不闻,竟似完全没听到他的声音,也完全没有看到他的形状。

    他连问三次“姑娘高姓大名”,那女子浑然无觉,他忽然有点恼怒,伸手去扯那女子,却什么也扯不到,那女子依然欢快前行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