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二十二章、慈父

时间:2020-04-0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师傅把每一个问题,都讲得生动有趣,打着比方,讲着故事,没有一个地方是枯燥无味的。不经意间,他就学会很多字,很多知识。原来,书还可以这样读的。

    师傅真是什么都懂,什么都可以教,引经据典,顺手拈来,口若悬河,不像原来的老师,只知道对着书本念,还战战兢兢的,生怕念错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师傅教他,根本不用书本,他对许多文章,许多诗句,都是倒背如流,天文地理,也是了如指掌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,师傅也教了一部分常识,只是认为他不是学这些的大材料,就没有多教了。

    师傅说的,教的,看似天马行空,却处处条理清晰,处处紧凑。

    晴天的时候,他们就在平地上练功,下雨天的时候,或者天太冷了的时候,大家就进去到山洞里边。

    他真想不到,这里面,还藏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山洞。第一次进去的时候,他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山洞东西两侧,居然还各有五扇石门。他很好奇,去推,却推不开。师傅说,石门之内,是十间密室,但都关闭死了,打不开的。

    他就再也没有去推过了。他没有看到师傅师兄去推过,也没有看到他们进去过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跟着师傅,不愁吃的。大米饭足够吃,师傅师兄,还不时的,去到山里打个野味回来。那日子,相比过去,可以说到了天上了。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饭量大,师傅每次都喊他饭一定要吃饱,师傅自己,却吃得很少。说是他已经练好了功夫,这时候,已经不需要吃多少饭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情况急转直下,不久后,米面都没有地方买了,很多地方,都是有关系的人,划一张条子,才可以买到东西。又不久后,大饥荒到来,划条子也买不到东西了,人们疯狂的涌上山里,所有能够吃的,天上飞的,地下埋的,挖地三尺,都弄得干干净净,甚至,一片片树叶,一些柔软点的树根,草根,都被人弄去吃了。

    能够吃的,越来越少,师傅就有点唉声叹气,他说自己千算万算,也算不到今天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他不懂师傅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师傅带着他们练辟谷,两三天不吃饭,再之后,捡到死烂的青蛙等来煮着吃,总算熬过去,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再之后,大饥荒过去,师兄下山,常常送钱送物上来,钱又可以买东西了,这日子,才好过一点。

    他跟师傅在一起,单独呆了十年。

    师傅耐心细致的,把武功和学问,都一一教给他。

    师傅的武功,深不可测。学问,在他看来,如汪洋大海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师傅说他天赋有限,有的东西,教给他,他也学不了。有的,是来不及教了。

    有次师傅问他想不想学洋文,他问什么是洋文,师傅说就是外国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师傅后来摇了摇头,说你还是不学了,学多了,你脑袋记不住。况且,现在这个局势,学了洋文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师傅隐隐约约,提过什么皇族,什么宝藏的事情,他当时,是做为故事来讲的。师傅从不提山洞里密室的事情。平时有师傅带着,大家才可以进入山洞。进入山洞的暗门密码,师傅直到临终之际,才告诉他。

    想不到,师傅临终之际,把密室的巨大秘密,都告诉了他。更想不到,他居然是师傅的亲生儿子。更想不到,他们一家是皇族后裔,肩负如此巨大的使命。更想不到,一切都在师傅的安排之下,井然有序的推进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十岁前生活的地方,是在哪里,只知道是在一个小山坳里边,连名称都不记得了。他也不知道他原来的那个爸爸妈妈,分别叫什么名字。他已经差不多的,忘记他们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刚来不久的时候,有次师傅问他,想家吗?他摇头,说不想。他心里,是真不想,更怕回家后,没吃的,没穿的。

    他左侧腹股沟内侧有个弯月形红色印记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十岁那年,从家里出发,跟着师傅上山的路上,师傅告诉他怎么擦身子,怎么讲卫生,示范了一下,之后就出去了,并没有看到他光着身子的样子。其实就算看见身子,如果不掰开腿来看,也根本看不到左侧腹股沟内侧的弯月形印记。之后许多年,师傅也从来没有碰过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二十岁之前,他自己也从来没有特别注意过,只知道那里有一块疤痕,直到二十岁那年,师傅跟他讲某朝太祖的故事,讲太祖脚踏七星,身有异象。师傅讲凡能够开创一个新朝代的人,都是天神下凡,一般都会身有异象。

    听完故事的两三天后,他检视自己身体上的那块红色疤痕,左看右看,像极了一个弯月形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想,莫非,我也与众不同?

    也正是二十岁那一年,在跟师傅聊天时,他问师傅,他原来的爸爸妈妈在哪里,现在怎么样了?

    师傅就沉重的叹了口气,说道:你爸爸妈妈,还有妹妹,都在那次大饥荒中,饿死了。你就忘了他们吧。

    从此,他就再也没有问过了,也不再回忆过去的往事。原本就没有多少往事,更没有值得回忆的往事。

    现在,师傅的信里,明明白白的说了他身体的这个特征,他完全相信,自己的师傅,就是自己的父亲了。他也相信,自己就是那个有着特殊天命的人。师傅早就知道,他身有弯月形印记,身有异象,只有他才能够去开创一个新时代,所以把重担都交到他的手里。他现在神功无敌,且有奇兵助力,一定可以实现自己的伟大使命,完成皇族遗志,完成师傅,不,完成父亲的嘱托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父亲的音容笑貌,那共处十五年里的很多细节,那明亮而闪着光的眼睛,那慈祥和蔼的样子,那无比亲切的笑容,一一浮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父亲对他,从没有发过火,更没有过一句骂他的话,他很笨,学什么都慢,师兄骂他,有时还极不耐烦,可父亲从来不骂他,只是细致的告诉他,要从哪里入手,慢慢的来。父亲从来都只吃一碗饭,所有好吃的,都让他先吃。

    父亲临终之际,尚在为他操劳,把一切都给他安排好。如此宏大的计划,如此周密,天衣无缝的布置,这是多么神鬼莫测啊,这一定耗尽了父亲生前无数心血。现在,只要按照父亲说的去做,就可以在一统天下之后,权势,金钱,美女,青春,一切的一切,都将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多么好的父亲啊,多么伟大的人。他感动了,眼睛里,噙满泪水。片刻之后,两行泪水,顺着脸颊流下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