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十八章、江山易

时间:2020-04-0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十年之后,他已神功初成,然距大成,尚有距离。

    他知道,欲行大事,非一日之功,需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他想我既为皇族,已犯下灭族大错,仅留我一人,又总可因我而断后?

    遂于某深夜,携金条潜出,自然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此时官府追查多年,毫无结果,以为他或逃亡海外,或客死他乡。故早已销案,不做查究。

    他与十年前样貌,亦已发生巨大变化。原来脸型消瘦,尖嘴猴腮,身体单薄,现在脸型圆浑,身体厚实。实已形如两人。

    他走在路上,初时还有些提心吊胆,终于还是放开脚步,大胆前行。

    他行走百里,到了另一管辖地界。

    他在那里改换名字,购置田产,房屋,娶了两房妻妾。安定毕,聘了一老实管家,遂将家业交给管家打理。

    见妻妾都已怀孕,他以另有生意料理为由,十天有九天,回到山洞练武。

    一年后,生了一儿一女。

    其中儿子,就是我的父亲,你们祖父。

    他心下安然,遂继续回山洞苦练,有五年时间,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终于神功大成。全身钢筋铁骨;来无影,去无踪;掌风击出,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宝藏图纸的解析,也有了些眉目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一雪前耻,扬眉吐气了。

    他从草棚走出,一蹦数丈之高。心中暗喜,这青天白云,大好天下,终于属于我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走在路上,却发现一切都变了,人们头上的辫子,剪掉了。

    士兵们拿着枪,不再是大刀长矛。他们边走还边唱着歌。

    女子成群结队,打扮新潮,居然是去上学了,这是亘古未有之事。

    他向一个学究打听,得知,原来早在三年前,就已经改朝换代。

    他走在路上,发现只有他一个人还留着个辫子。有人悄悄笑话他。

    他趁无人注意,左手摸着辫子,右手轻扬,那辫子刷的就剪掉了。

    他把辫子丢弃,想道,真好,异族消灭了。可以告慰皇族的列祖列宗,也可以告慰父兄了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,就是没经己手,亲手除去异族。

    他回到百里外的家中,发现妻妾都走了,说是现在女子追求解放,原来的买办婚姻,全部解除。妻妾两人,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,另外嫁了。

    好在那个老管家,夫妻俩,还老实的给他守护着家业,看护着他的一儿一女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个放荡的公子哥,自然不是顽固拘礼之人,也就没有去找那妻妾俩的麻烦。

    江山易帜,他那恢复皇族江山的雄心壮志,忽然间就湮灭了。

    当年他求功名之际,新学已萌芽。他原本就有些崇尚新学,不喜欢八股教条。他想现在的天下,可不就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样子吗?

    每天在家门口,都有人喊着卖报卖报,现在是个在报纸上,一呼百应的时代,纵我神功无敌,又还会有谁跟着我走呢?纵使我找到宝藏,这个世界上,人们言必称学问,并不是所有人,都会为宝藏动心的,而且现在已经使用钱币,你拿着个黄金,人家还没法用呢。

    看来,真是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他偶尔也拿着宝藏图纸研究来研究去,好像很有些眉目。

    那图纸上写了几个地名,如钟山,金陵岗等,有些箭头标示,还写着:金陵城外,西三里,东三里,识得青龙和白虎,万万黄金就在手。

    又写有:不在山前,不在山后,不在山南,不在山北,有人获得,富了一国。

    金陵,不就是现在的南晶吗,他于是跑到南晶,根据箭头方向,踏遍各地,终是一无所获,遂作罢。

    他守着一儿一女,教他们认字,读书。

    儿女已经五六岁大,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,有点老气的爸爸,并不亲昵。

    儿子上了新学堂,渐渐长大,更是受学校蛊惑,说是要解除封建礼仪,父子互称朋友。

    这对曾经接受了三纲五常的他,甚至想过成为天下主人,让人们继续接受三纲五常的他,虽然他的思想现在不古板,无论如何,也无法接受这个父子互称朋友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觉得,父就是父,子就是子,天经地义,亘古未变,只有禽畜,才父子共用一雌(即与同一异性交配繁育)。父子称为朋友了,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可以发生。

    新旧观念冲突,父子俩常常大吵。

    女儿倒还乖巧,让他欣慰。可她十五六岁,就嫁人了。离开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老管家夫妻俩,早已先后过世。

    等到儿子十七八岁,他就强行给他定亲成婚。

    儿子要反抗包办婚姻,慑于他的武力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成婚那日,揭开盖头,见那女子甚是美貌,且知书达礼,温婉如玉,遂欣然。

    他想:老父虽老,却无害儿心。

    这时列强环伺,又有异族,从东入侵。

    报纸上号召男儿去当兵。好男要当兵,杀敌在前线。

    那儿子竟然不经父亲同意,连夜报名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竟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祖父一下子老了许多,那威武的身子,一下子变得颤颤巍巍,后悔不该与儿子关系太僵,他那么决绝的,就去当兵了。可死得其所,儿子是英雄。

    祖父心里苦啊,他想,儿子总是不听话。如果自己与儿子关系不那么僵硬,不是在磕磕碰碰中过日子,他或许就能够把一身神功都教给他,枪炮固然厉害,但神功在手,或可以抵御枪炮,至少可以躲开。

    至于神功是否可以抵御枪林弹雨,祖父却也没有把握了。因为神功创建的那个时代,还没有枪炮呢。

    异族,又是异族。他心里可别提,多委屈了。非我族类,其心如虎,必食人乎?

    好在,唯一的欣慰,就是儿子留有遗腹子,祖父天天翘首期盼,天天向老天爷祷告,一定要是儿子,一定要是儿子,给皇族传宗接代。我们皇族,是有着至高血统的,绝不可无后,绝不可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,有希望了,真是苍天有眼,老天爷,你总算不负我皇族。

    天启吾儿,你应该想得到,这个遗腹子,这个唯一的儿子,就是为父。

    两年后,天下发生大瘟疫,儿媳染上,不久死去。

    祖父带着我到山洞里躲避瘟疫。

    儿子不听他的话,孙子与他,却从小在一起,相依为命,无比亲热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