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十六章、神功无敌

时间:2020-04-0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袁天启想道,从今往后,只能够严格按照师傅遗命行事,再不可违背师傅旨意了。

    他想,本门天阙神功,真是奇妙,竟然可以做到刀枪不入,神功无敌,驱使鬼神,得到无限财富,将来整个天下都是我的,三十年时间,是有点久。我忍耐下去,三十年后,再让身体重新回到年轻状态,且重新生长,长得无比俊美,届时从头开始,享受一切,应有尽有,何其乐哉。

    袁天启遵照师傅吩咐,取出练功册,在山洞里,一丝不苟,刻苦的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功夫,却与之前他十六年所练,完全背道而驰,如经脉逆转,头足倒置,反天反地,不按常理出招。然而也甚是奇怪,练了之后,果真进展神速,功力今非昔比,自此他越发信赖密室功夫。此功又名“天地反色功”。

    每年农历四月,端午之前,天气不冷不热,适合旅游,此时万物早已复苏,天地间,阴气退出,阳气炽盛,第一密室的练功册,交代袁天启在该月外出旅游,行走名山大川,择空气清新,树木灵秀之处,运用吸气法门,采纳天地阳气,缓缓归于己身,铸就纯阳之躯。

    如此四年之后,袁天启已可初步做到内气外放。比之多练功十年的师兄葛天豪,试手之后,功力竟已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五年后进入第二密室,其功夫却甚是怪异。取一白色帆布,从自身手指处,每天放一点血,染红全部帆布,然后盘腿静坐,将血布置于眼前,幻想满天星斗,皆为血星。同时全身闭气,幻想山洞成为血窟,体内之血,血布之血,同气相应,漫天飞舞。不久之后,竟然全身血脉贲张,有鼓荡充盈,排山倒海之势。

    之后再辅以各种招式。此功又名“血统江湖功”。

    血布需每年更换一次。之后五块血布,于此密室机关内,依序放置。

    也是每年四月,下山旅游,于名山大川,旭日初升,一轮红日之时,取出血布,对着日头,幻想红日透过血布,彼此交融,化入己身。

    练至第五个年头,袁天启居然功力浑厚无比,石壁应手碎裂,成为粉末,且一掌击出,飞沙走石,纷纷如利器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再五年后进入第三密室,其功夫更是诡异,竟是半夜时分,置身各地孤坟之处,取其中之活蛇,老鼠,先吸其精气,后生食其脑髓。以气化之,籍此形成幻术。

    袁天启幼年常常忍饥挨饿,后于大饥荒时期,有过吃死蛇,死青蛙等腐烂肉的经历,对此生食蛇鼠脑髓,倒不甚恶心,且此时已是功力深厚,自是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也是每年四月,下山旅游,夜半时分,袁天启于各地孤坟处出现,盖此时各种邪物,亦是最为活跃之际。

    此功练成,甚是怪异。以袁天启此时功力,尚不能驱使鬼神,却已可驱使花草树木,幻化成妖,为己所用。且袁天启可于空中短暂快速飞行,身体形状,有如蛇鼠。此功又名“妖物横行功”。

    进入第四密室,却是练气功夫。需每日夜间,口念“神功无敌”一万遍,同时将念此四字的余音尾气,布满山洞,并意念全身毛孔打开,气从毛孔进出,化为利剑,击在山洞石壁上,击出在千里之外。此功又名“气剑统天功”。

    此功夜间练功,白天睡觉,取黑白颠倒之意。

    此功甚难练成,初时毫无动静,然袁天启甚有信心,意志甚是坚毅,久而久之,竟在其内气外放基础上,已可小成。

    也是每年四月外出,于各方天神地庙之所,气化为剑,利剑击出,击向神像雕塑,取毁天灭地之意。盖因我将拥有天下,为天下新主,天地将换新颜矣。且此时春耕夏作,神像掌四时耕耘,毁灭神像,则风雨大乱,民辛勤耕耘,终一无所获。几年后将致天下大乱,袁天启自可因而图之。

    各地神像,竟因此毁灭许多。

    在给葛天豪的书信中,袁天启只将此等密室神奇功夫,略略提及,并不详述。第四密室功夫,则因涉及巨大谋略,故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第四密室功夫练到第四个年头,他刚好接到葛天豪书信,言葛武极入狱待判,他于是出发救援。以他此时修为,自是可将人从狱中轻易救出,但因葛天豪极不赞成,只好另谋良策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他到了死者关必德家里。

    关必德父母正在卧室酣睡,突闻客厅蛇鼠相戏之声,其声甚巨。

    关父开灯来看,只见墙上印出一血头,面目狰狞,甚是恐怖。关父瞬间晕倒。

    关母见关父出去后,久不回来,遂起床来看,也是瞬间晕倒。

    半响后两人苏醒,血头消失,其上有一行血字,上写“儿被误伤而死,不撤诉,儿在地狱苦”。

    关父本是当地一官长,年过半百,关必德为其独子。关父因儿死而悲愤,上下打点,左右法庭判决,只欲对方偿命,现在夫妻俩见此莫名而来之恐怖奇事,竟沉默良久,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天亮后,关母说道:“要不就撤诉算了,唉,想来,人死不能复生,判对方死刑也没有什么意义,只怪我们自己命苦,只有这么一个孩儿。”说罢,哭泣不已。

    关父本不信任何鬼神惊悚之事,现在发生在眼前,恐怖情景,历历在目,也只好感叹道:“我儿死得好苦啊。我们夫妻俩,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就这么去了。我们这后半辈子,可怎么办呀。算了,算了,还能怎样,撤诉吧。”

    审判葛武极案子的,是法院的陈法官,案件其实很清楚,葛武极与关必德,两人熟识,相约比武,葛武极一拳不慎,误击关必德太阳穴,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误伤致死,不致判葛武极死刑,奈何关家不肯善罢甘休,且其时为严法时期,关家上下通气,竟诬告葛武极种种所谓“横行乡里”、“结成盗匪”之罪名,陈法官迫于压力,不敢违拗,却也不愿经自己之手,做出错判,故只好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他正准备入睡,只见客厅传来一声怪响,他甚是奇怪,开灯去看,只见客厅桌上,一把短刀,钉在一只老鼠身上,那老鼠竟还微微抽动。那短刀上挂有一张纸条,上写:“枉判葛武极者,有如此鼠。”

    陈法官甚是惊愕,内心惶恐,真不知道,往后该当如何判决才好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