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道德经成就至尊人生 第六章、天外天

时间:2020-04-05作者:四零四零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黑衣少年说道:“我明白了,是故兄台一开始就是在陪着我比划比划,我全力以赴,兄台却是运筹帷幄,假戏真做,兄台实力,当然比我强太多。兄台留下那最后一点时间,足够我完成夺取他的性命。却不知兄台为何独独最恨这两种人呢?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说道:“我的妻子受人无辜迫害,刚死去不久,我当然是最恨那无辜欺负女人,且害其性命之人。亦且本人遭受迫害,也是因为有人偷拿了印章,陷害于我,是以对这范天星,我再无好感。又见他暗暗得意,即将过了亥时,平安无事,我就让他高兴到最后时刻。我实在是受小兄弟启发,人生既然是一场演戏,关键时候,靠演技,我们的戏,就要演足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说道:“想不到兄台竟遭此大难,为兄台叹息。兄台比我高明许多,可这演戏,为何却反而说是受我启发呢?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说道:“说实在的,我听说你用红豆一掷之下,写了那两行,二十七个字,心里自是非常害怕,凭常人之力,实令人无法想象,真正匪夷所思。所以我只想过来看看这二十七个字,如果真是一掷之下,写就那二十七个字,那我就会说这人太厉害了,我完全不是对手,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看了看这二十七个字,虽然大体一致,却还是看出来一些端倪,前面的二十一个字,那红豆上面,有些细小的白灰,且嵌入石墙的深浅,全然一致,而最后那六个字,‘怎可瞒天过海’,那红豆上面,则既没有细小白灰,也比之前的二十一个字,嵌入墙面的深度,小那么一点点,我就明白,那二十七个字,不是你一掷之下写就的,故而,才敢决定留下来,会一会你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说道:“兄台果然是慧眼。不错,小弟也只是演一场戏,吓唬吓唬这类鼠辈,一个人掷一把红豆,最多能够写出一个字,单是这,小弟就练了三年。小弟于先天晚上,潜入那大厅,写下了那二十一个字。抹上跟原来墙面一样的白石灰。只待第二天过来,当着众人之面,往那墙面上哧溜一下,把那石灰吸走,他们必以为,是我一掷之下,写就了那二十一个字,自是怕得要死,纷纷然,做了鸟兽散。

    小弟接下来执行任务,自是轻松许多,也减少不必要的打斗,而那偿命之人,自是骇得只敢乖乖受死。不过这次,当第二天我过来的时候,见那范天星,竟然在商量怎么样瞒住自己即将五十岁,所以小弟忍不住,哧溜六声,又在墙上写了后面六个字,是以变成了二十七个字。因为隔得远一些,后面这六个字,红豆潜入墙面,自然就浅了一点。

    那大厅之人,却没有听得那么清楚,见墙面赫然出现二十七个字,也是骇得魂飞天外,你看那范天星,堂堂三地绿林道总瓢把子,居然丧失斗志,连任何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说道:“要是我没有看出这点,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,我也没有勇气与你对敌。更不用说他了。单是这一掷之下,红豆潜入石墙,写就一个字,红豆没有任何碎裂,小兄弟,你这功力也是惊人啊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说道:“兄台功力之高,世所罕见。敢问兄台高姓大名?

    白面书生说道:“在下已是死过一回之人,算是天外之人吧。这姓名,不问也罢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说道:“兄台有苦衷,小弟自不勉强。小弟勉强出来做个判官,原也是隐藏姓名,住址,是担忧恶人将来寻仇。小弟对朋友常称‘山外青山楼外楼’,对恶人常称‘山雨欲来风满楼’,小弟对兄台,自然也不隐瞒,小弟就是这楼姓。祖父常对我说,我们姓楼,一定记住,楼外有楼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小弟见兄台不愿说自己姓名,又见兄台武功远高于小弟,小弟就此称兄台‘天外天’吧,也好让自己记住,不再如过去那般狂妄,天外有天。兄台不妨就此以天为姓,小弟从此就称兄台为天兄。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说道:“楼兄弟说得不错,从此我这天外之人,就称呼为‘天外天’了,也算是给自己取个新名字吧,只是却当不得说比楼兄弟高明。楼兄弟既然要隐藏自己姓名,我看楼兄弟不妨称呼为‘山外山’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年说道:“山外山,天外天,如此甚好,将来我有了儿子,我让儿子做‘山外山’,我自己就做个‘楼外楼’,楼外楼,山外山,天外天,也是记住天兄今日这番恩德。天兄在上,请受小弟一拜。”

    天外天赶紧还礼,说道:“山弟免礼。”

    两人既是肝胆相照,又是惺惺相惜,自此竟成为了异性兄弟一般,虽没有进行八拜之交,却是胜过那等换了帖子之人。那天外天已是三十五岁,却白面无须,面上英俊,宛如才二十七八岁。

    两人相见恨晚,一路结伴前行,夜晚同宿于客房,如此有两三天之久,自是无所不谈。

    山外山说道:“天兄,非是小弟自傲,小弟出自武林世家,小弟练的是混元一气功。祖辈父辈常言,我们家这武学传承,几可达至当世巅峰,应少有于家学之上者。小弟初出茅庐时,也是罕有敌手,却实在想不到,在出道两年后,得遇天兄,天兄这武功,却又远在小弟之上,真正验证了什么是‘天外有天’,只是不知道,天兄练的是什么功,这世界上,尚有高于天兄之武学否?”

    天外天说道:“山弟过谦了,为兄跟山弟,最多也就是个旗鼓相当。山弟不必过于自谦。为兄练的,是天阙功。至于武功一途,为兄所知甚少。为兄得见师傅传有古人秘籍,上言邪魔功,能脚不着地,快速飞行,能以掌轻拍人脑袋,头骨瞬间碎裂。此等皆违背物理学原理,为兄自是不信,想其多为古人虚幻记载,实为臆想。且见那邪魔二字,深深厌恶,故而束之高阁,再未细究。又想其终久必成为邪魔外道,故不敢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山外山说道:“此等功力,确实骇人。确有些虚妄,小弟亦是不信。”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