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第1550章 东洲之王

时间:2018-05-27作者:绿依

    雪凡心又和大家闲聊了几句,再三强调自己没事,顺便也关心询问大家几句,然后看看水东流的伤势,确定大家都无碍才放心。

    她只关心身边以及在乎的人,至于其他的人,她从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并且休息够之后,雪凡心才想起地上的珠子,于是起身去捡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那些珠子只有雪凡心一个人才可以碰,想帮忙都没办法,只能看着她在那里慢慢捡。

    雪凡心一颗颗的将珠子捡到手中,发现这些珠子和之前的没什么两样,所以没有浪费心思去研究,一路捡过去,如果珠子太远或者挨着她讨厌的人,她则是直接用灵力将珠子卷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颗珠子触碰到她的手时,她立即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有毒。

    珠子上竟然有毒。

    不过却是很低级的毒药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可是毒术高手,对本姑娘下毒,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,不自量力。”雪凡心轻而易举的就把珠子上的毒给解了,还阴嗖嗖的说了一句话,之后便仔细观察现场众人的反应,很快她就发现了倾韵的异样。

    倾韵一直盯着雪凡心看,当看见雪凡心触碰到那几颗沾有剧毒的珠子时,心里暗暗庆幸,正等着雪凡心毒发身为,岂料等来的却是雪凡心的一句话,一句让她跌落谷底的话,脸上立即浮现出惊恐且不甘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个毒可是他师父炼制的,师父说即便是帝境修为的强者,只要沾染了就会中毒,就算不会立即毒发身为,也要承受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可是她看雪凡心那个样子,显然没把师父的毒放在眼里,看起来更不像是中毒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萧沐禾听了雪凡心的话,立即就发现了倾韵的异样,此时不用问也知道倾韵对雪凡心下毒了,向来从不轻易开口的他说话了,“居然敢对她下毒,简直就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他很早以前就从萧沐炎那里得知雪凡心的一些消息,知道雪凡心的毒术很厉害,而且不是一般的厉害。

    原本他并不认为雪凡心的医术和毒术有多么的出神入化,一直以来,他都认为萧沐炎有些夸大其词,把雪凡心说得太过神话,但是现在,亲眼目睹雪凡心的医术和实力,他才不得不相信,雪凡心真的很强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萧家可以把筹码押在雪凡心身上。

    将筹码押在雪凡心身上,似乎比押在药神谷身上要有希望得多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念头,萧沐禾对药神谷的人更加的不在乎了,连带对药神谷的其他感情也变得冷淡许多。

    雪凡心只是看一眼就已经猜到是倾韵在搞的鬼,冷屑道:“就这点道行还是跟我比毒,回去再练几十年吧。”

    倾韵知道雪凡心这句话是在对她说,只不过她听得有些莫名其妙,总觉得这句话令含有深意。

    不管雪凡心话中到底含有什么深意,这笔账她都记着,等离开这里,她一定要雪凡心好看。

    “丫头,人家对你下毒,你就这么轻易放过她了?”花斎美是个聪明人,自然也知道倾韵那点小动作,只不过这点小事他懒得插手管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想管的话,那个倾韵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真为那个倾韵感到悲哀,什么人不惹,偏偏惹这丫头,就算这丫头不出手,夜九觞那家伙知道了,别说一个小小的倾韵,恐怕连药神谷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“她早就已经被我拉进黑名单,迟早是要死的,可是让她死得太痛快的话,我觉得不划算,所以留着慢慢玩。”雪凡心说话的声音不小,很多人都听见了,包括倾韵在内。

    倾韵听到雪凡心这句话,心里莫名的恐慌起来,明明想要报复雪凡心,不知道怎么的却非常害怕雪凡心,甚至有种后悔得罪雪凡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死丫头罢了,她怎么可能会害怕?

    就在倾韵恐慌不已的时候,萧沐禾突然说了一句,“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把倾韵吓了一跳,没好气的反驳,“萧沐禾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是药神谷的人,没那么容易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倾韵这个时候才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有些冲,立即改变语气和态度,像平常那样,温柔婉约的说话,“萧师兄,你怎么了?是不是倾韵做了什么事,惹着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来这一套,别人吃你这一套,我可不吃。算了,我不跟一个将死的人计较。”萧沐禾丝毫不给倾韵面子,找了一个离倾韵比较远的地方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倾韵火大至极,可因为还要依靠萧沐禾的保护,所以再火大也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雪凡心把倾韵和萧沐禾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,但她对他们的事并不感兴趣,此时正在认真清点珠子。

    这次差不多有一千颗珠子,加上之前的,那么她手中就有两千颗珠子。

    这个数目应该不少了吧。

    到底要多少珠子才能闯过这一关?

    就在雪凡心琢磨着这一关的玄机时,地面突然晃动起来,原本是一块还算大的平地,中间突然出现了裂缝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一块地面直接变成了两块,中间立即被无数的岩浆注入,形成一条岩浆流。

    倾韵和萧沐禾分别在两块地面,眼看着自己身边没有任何强大的护花使者,倾韵无比的惊慌,情急之下想要跳过另一块地面,去跟萧沐禾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施展轻功想要跳跃过去的时候,却被一堵无形的墙给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弹回来之后,倾韵心里更慌了,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急急忙忙站起来,朝着对面的萧沐禾喊,“萧师兄,求求你别丢下我,别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萧沐禾对倾韵的呼喊视而不见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其他人这个时候都处于惊慌失措之中,自己都顾不来,哪里顾得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人的惊慌失措,雪凡心倒是镇定得多,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,但她却一直和水墨凝、水东流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紧跟着我,千万不要跟丢了。太舅公,赶紧服用一颗水灵丹,确保体内有灵力可以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水东流对丹药不再心疼,拿出一颗天级的水灵丹服下。

    花斎美也跟着雪凡心等人一起,眉宇间有着一丝凝重,可见他对眼下的情况有些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这里太过危险,之前那些岩浆怪,要不是有雪凡心的话,他们这些人起码要折损一半才能应付得了,即便是他也有可能死翘翘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们只是死了十几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那些老家伙和老怪物也知道雪凡心的厉害,更知道他们能活到现在雪凡心的功劳很大,如今地面分出了两部分,那些没和雪凡心分在一块的人,此时心慌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我们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风家老祖、桑家老祖还有林家老祖这三人并没有跟雪凡心分到一块,虽然他们痛恨雪凡心,可是现在,他们和其他人的心思一样,都想跟雪凡心在一块。

    只有跟着这丫头,活命的机会才会更大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局势已经变成这样,他们无法去到那边,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地面分成两半之后,接下来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,平静得很,让他们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凡心,这地方怎么那么诡异呀?”水墨凝越来越害怕,心里紧张得很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历练的地方,你们只要跟着我,活着离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雪凡心尽量安抚水墨凝的情绪,毕竟以水墨凝的实力,来这种地方真的是分分钟找死。

    “凡心,你似乎对这个地方很熟悉?”水东流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这么一问,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即转移到雪凡心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水东流提起,他们还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,雪凡心似乎对这个地方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太舅公,我如果对这个地方熟悉的话,早就出去了。”雪凡心敷衍解释一句,其他的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但有的人却不依不饶,“雪凡心,你明明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,却不肯说出来,难道是想让我们全都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女娃,心思未免太重了吧,我们不求你说出这个地方的具体情况,只要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娃,赶紧把你知道的说出来,否则可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人带头,讨伐雪凡心的人越来越多,都逼着雪凡心将这个地方的情况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了解这个地方,才能想办法出去。

    雪凡心冷屑笑道:“这里是时空大帝的五号墓穴。你们都是活了上万年甚至是几万年的老家伙、老怪物,应该知道时空大帝的九大墓穴之事。怎么样,这个答案你们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时空大帝的墓穴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五号墓穴?”

    “时空大帝给自己建造了九大墓穴,分布在各地,而且处于独立的空间之中,根本无迹可寻。想不到我们竟然进入了时空大帝的墓穴。”

    “这死丫头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,你们就那么信任她?”

    “小女娃,你怎么知道这里是时空大帝的墓穴?还知道具体是哪号墓穴?快点如实招来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雪凡心冷冷一笑,嘲讽道:“小女子不才,正是时空大帝的弟子,所以我对九大墓穴的情况不算太陌生。这里是我师父给我历练的地方,你们要想活着出去,最好少惹我,否则全都死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一个时空大帝而已,我们那多人加起来,足以毁掉这个地方,不过我依然不相信你说的话。时空大帝固然是个有能耐的人,但不管他的能力再大,最多不过是有神境的实力,可是这个地方,完全超出了神境的实力,所以不可能是时空大帝所建造。小丫头,你没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雪凡心没有回答那老者的问题,倒是反问他。

    “东洲之王。”

    “喔……原来你就是东洲之王,果然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不如闻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跟本王打哈哈,说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东洲之王原本并不想对雪凡心发难,可是现在他处于另一块地面,和雪凡心分开了,接下来想要活命的话,他必须要弄清楚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不能依靠雪凡心,那么只能让雪凡心把这里一切说出来,这样他才能有更大的机会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里是时空大帝的墓穴,你们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信不信等本王出去之后,定然让你在五洲十域再无容身之地?”

    “老匹夫,你信不信等本姑娘出去之后,定然让你东洲之王易主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大言不惭,出去之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东洲之王被雪凡心给气炸了,隔空出手,想要教训雪凡心,谁知那堵无形的墙居然将他的攻击全都反弹回来,差点把自己给伤着了,这让他更为气愤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给本王等着,等本王出去之后,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能够活着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吧。”雪凡心懒得跟那个什么东洲之王浪费唇舌,因为她清楚的看到那堵无形的墙能够反弹攻击,所以也没有胡乱出手教训东洲之王,把精力都放在其他事上。

    水东流见雪凡心把东洲之往都给得罪了,心里无比的担忧,暗地里来劝说她几句,“凡心,这东洲之王可不好惹,你为什么要招惹他呢?这个地方你说不知道就行,为何要说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太舅公放心,没事的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。就算天塌了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只要她亮出九幽王妃的身份,那个什么东洲之王还敢嚣张?

    不过慢慢玩还是比较好。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