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第三个世界的故事(11)

时间:2020-04-23作者:萌新小丑

    门缓缓地打开,里面早已经点着长明灯,灯光把殿厅照的明亮。殿厅极为简单,里面没有任何装饰。只有在殿厅上方放着一座由一把把大小不一的刀组成的一个椅子。没人知道这椅子是由多少把刀组成的,只知道自从金刀战神横空出世后,每次击败对手,如果对方是使用刀的,他便夺了其兵器,长时间了,便有了这座椅子。那是金刀门掌门的宝座,在这里也只有金刀战神有资格坐着,其他人都必须站着。

    但在刀座后面有几级台阶,台阶上挂着一道黑色的纱帘,隐约可以看出这纱帘后还放着一把美人椅,没人知道有谁还可以坐在金刀战神上头,能让金刀战神自愿低一级的人。好像遍寻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界也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年就算是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界的最高的掌权人的天尊们,与金刀战神也只能平辈而交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里,金刀战神却在自己的刀座上面还放着一把美人椅。没人相信这美人椅是女人坐的,金刀战神一生没见过迷恋过任何女子。他的发妻也是从他从凡人时与他同村的少女,一生中无论金刀战神多么辉煌,也没见过他的发妻走进过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走吧,坐上去。那个刀座便是你庄家先祖留下来的传承,你坐上去,便能传承你们庄家的一切。你也会知道一切的事情。”苏杭推了庄小义一把。

    庄小义双手紧握,那刀座看着极为普通,只是由无数把刀组合而成,但只要走近,便能感觉到这些刀的气息。那可是无数圣人大能曾经的兵器,虽然让金刀战神夺过来,但是刀中还孕含着曾经主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庄小义坐上刀座时,四风谷发了十二声道钟的响声,振聋发聩,似是在向天地宣告金刀门的重归。

    而同时苏杭跨过刀座,径直走向后面的台阶,拨开纱帘,半躺到后面的美人椅上。闭上眼睛像是进入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三天,三天在不知不觉之间过去了。庄小义这三天一直坐在那刀座上,一动不动。苏杭也躺在后在的美人椅上沉睡着。是日,庄小义终于睁开眼睛,从刀座上站了起来。他活动了一下身体,久坐三天,对于他还是个凡人之身来说,也是一种痛苦。

    他回忆着这三天里自己在刀座上得到的信息。虽然他早已经有心理准备,也知道自己的祖先曾经是个大人物,但是他却没想到,他祖先曾经可以辉煌到如此地步。当然除了传承祖先的一切,他也从中知道了一些隐秘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站着,但是已经让人看出他已经和三天前不同,曾经山村里的猎户的小子,现在已经成为天地未来的主角。他眼光穿过身后的纱帘,看着纱帘后面躺着的苏杭,眼神里不知道包含着多少思维。

    他走过刀座,来到台阶前。“卟嗵”一声跪了下来。头叩的低低的,整个人缓缓趴了下来,五体投在地上:“庄家后人庄小义拜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没有再说话,只是就这样趴在地上,等着苏杭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完了?好了,起来吧。”苏杭在纱帘里面,眼睛都没有睁开,好像还在熟睡之中,只是幽幽传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庄小义应身而起,弓着腰慢慢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别叫大人了,以后还是叫我公子。我没比你大多少。”苏杭睁开眼睛,撑起身体,似是很吃力,像这三天里,他经历了一场大病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。连撑起身体都显得难以做到。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,拨开纱帘,走下台阶,身体有些摇晃。

    小义急忙上前扶住苏杭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打开记忆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想不到这一世记忆锁的这么紧,这差点要了我半条命了。”苏杭搭过小义的手,侧过脸看着自己面前这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少年说:“你已经知道一切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谢公子成全小义。”

    小义低下头,他已经在传承里知道了太多的事,也知道自己面前这位少年公子的真实身份。他是庄家一切辉煌缔造者,是亘古的存在,是世间最伟大的存在,一切人都不可说其名,一切人不可说其事,是无数世代崛起与落幕背后那只手。曾经他庄家祖先庄严只不过是与自己一样是山村里的一个穷小子,但是自从遇见他后,便崛起于天地之间,让天地都为之动容,让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的天尊都只能以平辈论之。而这背后就是这个人站着,一直站在那个刀座后面。亘古地看着这个世界的起起落落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那是你庄家为你留下来的。我只不过顺水推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庄家的一切都是公子锡于的,没有公子就没有庄家的一切。这是庄家的祖训。”

    苏杭笑了一下,他知道庄家对自己的忠心,他也相信小义也会像他的先祖一般,忠于自己。因为他们体内流着同样的血,若是小义有二心,这三天的传承的时间里,早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小义,以后你就是这金刀门的支柱了。我只在这里挂个闲职,就当个供奉长老吧。在你真正成长起来以前,我会留在这里教导你。“苏杭看着一直扶着自己的小义,他能感觉到这孩子打心里崇敬自己,从他得到的传承中,他知道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那公子,以后金刀门就有我们两个人了。”小义笑了,他笑的很开心。他现在最怕就是苏杭走掉,他虽然接受了传承,但他知道若是苏杭肯留下来,对他有多大的帮助。他知道在苏杭手中走出过多少不可描述的人。如得能得到苏杭的指导,那对于他一个完全不懂修练的人来说,是个天大的喜事。他知道就算是高高在上的那些天尊境的人物,都希望能得到苏杭的指点。苏杭决意留下来,不为别的,只因为有两事。

    其一是自己刚打开记忆,拿出那本书。自己也要时间来修练。若是现在上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界,虽然有不少后手可以庇护的了他。但是如果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界的人倾巣而出,对他来说也是件麻烦的事。现在人间界已经筑起壁垒,上界的人下不来。就单从那些留在人间界的敌人来说,他还不惧,他的后手轻易便能覆灭他们。而且也不是谁都能探知他的归来。壁垒已经隔绝了他打开记忆的波动。人间界这些人还引不起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其二是这四风谷也是个修练的好地方,又碰到小义,顺水推舟把小义训成新一代的战神也算是对小庄子的回报。上一次轮回,如果不是小庄子舍掉门派的基业也要护着他的魂魄,说不定他的魂魄便要让对手给磨灭了。上一世那个藏的最深的对手之一也出手了,是他小看了那些外来的人。

    而小义却希望能得到苏杭指点,这比他自己个人修练起来不知道可以少走多少弯路。现在听到苏杭说留下来,他当然高兴。

    这几日,苏杭自己不有修练,打开记忆对他的心神伤害还是有些影响,他要先修复好心神再谋求修练的事。他这几日只是指点小义修练一事的基础认知,如什么是神海,什么是血轮,什么是道心。

    苏杭讲的很简单,所用的语言也是普通人常用的,没有那么大教里一些传法者说的那么玄之又玄,就像是一句大白话。平平淡淡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,但是却能一语中的,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解开小义心中的困惑,像比小义还要了解他所碰到的问题一般。

    说法,想要说的玄妙,很多人都能做到。道之一义,在于每个人对于道的认知,而很多人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,就是最简单的东西也要往复杂里说,只有这样才能让人觉得他的高深莫测。反而是能把复杂的法说到简单,却是一件极为难的事。必须做到对这法熟知于心,洞若观火。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虽然小义已经传承了先祖的道法,但是对修练一事完全不知,这几日里,苏杭的讲学对他来说就像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,让他认识一个完全与以前不同的世界。以前他的世界只是村子里,现在他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,他以前生活的村子与整个世界比起,就是你粒尘埃也不如。以前他认为诡秘人就是会飞天循地,现在他知道飞天循地只是基础的道法。完全只能算是不入流的修士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视野变化的时候,他的心一定也会变化。小义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小猎户,而是曾经四风谷金刀战神的后代,要为祖先的荣光而要崛起的人。

    这日,小义又一早来寻苏杭,但是却不是为了听讲,见到苏杭,便拜下去说:“公子,我家里还有老母亲,我已经出来家几月了,不知家里母亲可还安好。若是公子不弃,小义想回家接我母亲过来。可行?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一直跪在那里,不敢起来。他知道虽然这四风谷是自己先祖的物产,但从他从传承中知道苏杭的身份以后,他便不敢在苏杭面前做大,无论事情大小,都要问过苏杭,才敢执行。

    苏杭坐在椅子上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是这金刀门的掌门,一些事情不必要问过,你认为可行的便去做。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里,你总要学会自己处理些事儿。”苏杭心知小义尊敬自己,但是也不想小义变成一个唯命是从的人,以后如何掌管一门?

    “你们孝心可嘉,再说这四风谷本是你家里的产物,接你母亲过来同住乃人之常情,无需问过我。自行回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等苏杭说完,小义听后忙是叩了个头,谢道:“谢公子,那我这就回去接我老母亲。”说完便要转身出去,心中挂念之情不由而发,只想快些回去接到母亲过来,也让她老人家享享清福。心中想自己来时也没什么行李,只是几件换洗的衣服,这里就随便带上一两件,一路上换洗,干粮现在也没有多少,一路上见到有猎物,就猎些食用就行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苏杭突然又唤住小义。

    小义回过头望着苏杭,不知苏杭突然叫住他为了何事,只是怕苏杭突然改变主意,不愿他回去,心中不免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回去,来回只能三天,若过了三天,我关了山门。可记得?”苏杭在小义担心之时,却给了他一道难题。

    三天?小义心中不免有些嘀咕。自己来时用了月余时间才到,这次倒好,公子只给三天,怕是公子不愿意自己接老母过来。想着眼中就滴出眼泪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以你现在的脚力,三天已经足够了。你这几日在山上,虽还没开始修练,但是天天吃着这些灵草,早已经让你脱胎换骨,你来回奔走,给你三天已经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小义擦去眼泪,想想好像也是,自己这几天天天饿了就跑出去药田里拔着草药来吃,手臂一样粗细的人参,吃一个一天都不饿,也的确自己这几天精神好了许多,力气也大了许多。只是天天在山上听道,没太过注意自己的脚力。现在公子这样说,那一定就是对的,公子什么样的人物,答应自己去接母亲,怎么会反悔,想罢又傻瓜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,还要我请你去吗?还不快给我滚。”苏杭见他傻笑,心里恼火,一脚踢过去,把小义踢出门外。

    小义也不生气,对着屋内苏杭行了一礼,飞奔到药田里随手拔了几个药草,放到怀里,跑出山去。

    苏杭见他离开,也不做多想。从屋里出来,来到药田处,寻看药田的诡秘草,随手摘了一些。纳入怀中,有人参,有灵叶心,天骨麻……一边摘着诡秘草,一边看着年份,这些诡秘草,本就生长在此,因山灵隐诺,这些诡秘草也随山灵消失,现在算来都有上百万年年份。早已经是练药的好原料。也就随手摘来。

    摘完诡秘草,他没有停留,走到一间练药室前,打开门。

    这练药室在山后一处小峰中,极不起眼,不似前殿中那些大大小小的练药室,这里人迹不见,就是在金刀门最辉煌的时候,这里也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进入其中,里面只有两物,一破旧的丹鼎,还有一个小小的火源。再无别物。与前殿中那些练药室高大的丹鼎与地火练药室比起来,这里显的十分寒酸。那破旧的丹鼎长有三足双耳,鼎面布满云纹天兽,上面长满铜绿,不知道多久没人用过了,虽然型式古旧,但是却极不起眼。那小火苗也是如此,一点温度也没有,像是随时就以熄灭一样。让人想不明白苏杭放着前殿那些地火练药室不用,跑来这粘山做何。

    苏杭进来,双眼充满柔情地看着那旧鼎,他走过去,伸手轻轻摸着那鼎耳,像抚摸着情人的身体一般,嘴角轻轻笑起:“老伙记,多年不见,你可曾想我?”

    就在他手抚摸到的时候,那鼎像有灵性一般,竟然随他的手震动起来,像是在回应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乖,我回来了。我们又能并肩一起了。这些年埋没你了。”苏杭像哄着情人一般,细语轻声地在旧鼎旁喃喃而语。

    而此同时,鼎下小火竟也跳动起来,直接跳到苏杭手中,像个小宠物一般,在他另一只手上转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就是慢了些与你说话,就要吃醋,来。让爹亲一下。”那小火听他一说,从手掌中跳到他肩上,靠过他脸颊,真像是亲了一口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你们等的太久了吧。”苏杭伸手从肩膀上把那小火苗捧下来放到地上。安抚好一鼎一火,自己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从怀里拿起刚刚摘下的草药,排在地上。说道:“我要练一炉练体的药物,现在我还是凡人之躯,想要练生死书,单靠我这体质怕是不行。若是要推动血轮,还需你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那鼎再次震动,把顶盖高高弹起,悬在空中,似是要让苏杭把草药放进来。苏杭笑了笑说:“你这孩子倒是心急,我还想与你们说说话,你却自己开口了。”说着就把地上的草药全丢到鼎中,旧鼎的顶盖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炎,看你的了。我现在是无法催动你,你自己来吧。反正也只是极为基础的练体药物,随便炼炼就好。火候我会看着,到时你配合我的言语就好。”那小火闪了一下,似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一话刚落,那小火轰的一声,化做一股大火,绕在旧鼎四周,旧鼎也在这大火中慢慢升了起来,散出无尽的光彩,慢慢这些光彩又尽收到鼎中。看不出任何神异。

    这火不是地火,也不是天火,更不是修士炼药用的心火。

    练药一道,常有三火,其一就是地火,其二是天火,其三是心火,这三种火各有不同。虽说炼药有三火,地火最烈,且带有火毒,所炼其药多少带有些毒素。天火最清,能化解药毒,但火力不足。心火最难,要做到收发随心,却是要无尽的岁月练就,难虽难,但却也有不足,就是后劲不足,易坏了丹事。所以一般炼药师都是三火并用,但三火并用出来的丹药,最多只能是顶级的丹药。却从来没有人能炼出传说中无级的丹药。

    而苏杭现在用的小火却不同,就在他催动小火之时。那小火闪出巨焰,围绕在旧鼎四周。

    这火虽不是太阳星,却散发出如太阳星一般的热度,普通的药鼎在其火力之下,定不能存。如非其火能自控对外散逸的热度,就算是诡秘人在他面前也会化为灰烬。但这火虽有热度,却又带有阴柔之力,在极点的温度之下,竟然还有一丝丝冰凉之意,如同水火并济,阴阳共存。

    苏杭看着这火,随意用语言点拔着火力的大小。不似有些炼药师,用心火炼药,需自身心神操控火力。

    “加三分阴火,聚心而炼。”随着苏杭的话语,那火焰突然从中升起道天蓝色的焰色,汇集到鼎心之位。“对,就这样,继续炼三个时辰。先化开药物成液。”

    炼药不难,只要是个修士都会为自己炼药,找个有地火的地方就可以开炉。但是想炼到好药却难,这是要无尽的财富与时间推积出来的,再好的炼药师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能成功,越高级的丹药越容易失败。而且一炉里面,药较有不同,有初级丹,有中级丹,还有高级丹,就算是现在天罡三十六恐怖之地界中药界的药神,他所炼的丹药中,能出顶级蛋的机率都是微乎极微,更别说传说中的无级丹,无级丹只在传说中出现过。这世间没人见过。

    还有三个时辰,苏杭并不急,就这样坐在鼎前,闲上眼睛,冥想练神。神伤不是那么容易能修复的,更何况他现在只是个凡人。

    很快小药屋里就传出阵阵药香,过百万年的诡秘草,就算是在天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但是在这里,苏杭只是用来炼推血境的药物,若是让药界的人炼药知道,一定会暴跳如雷,这般的好诡秘草,用来浪费在推血境,推血境就算是十几年的草药来炼早就绰绰有余了,现在用百万年的诡秘草,这已经不是浪费了,这是败家,这是犯罪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杭睁开眼睛,鼻子抽动了一下,知道药物已经炼化成液。

    “天炎,用阴阳温火孕丹吧,你自己把握一下火候,我修补一下神伤。”

    在苏杭的话下,那叫天炎的小火种又变化出不同的温度包裹旧鼎。如若药界的炼药师们见到有如此灵性的神火,一定口瞪口呆,平时他们炼药最怕的就是火候,一个合格的炼药师,最重要的就是控制火候,火小了,丹孕不出来,火大了又会炸炉。所以一直以来在炼药一门中,有七分火候,三分药草之说。可见这火候的重要。但是苏杭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话,便能控制火候,怎能不让炼药师眼红?

    但这也只是因为苏杭现在毫无法力去催动神火,只能这样。所以他对丹药的品级也没多做要求。

    “小天炎,随便炼一下就好,推血的药物,炼个无级的出来就好。”就在苏杭闭眼之前,又随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天炎又闪动了一下,回应他。

    随意点炼,无级就行?无级就行。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