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宠婚撩人: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147章小没良心的,我为了你好,你反倒嫌我烦。13

时间:2018-05-02作者:苏果果

    王东擎冷笑了声。(记住一的域名)

    王老爷子拧眉头,景炎从小到大都是多情种,之前他从a市回来,跟他提起慕家的时候,对叶简汐的用词就种说不出的暧昧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时候,他没放在心上。因为当时他觉得,慕家没和王家斗的资本,景炎就算对叶简汐怎么着了,慕洛琛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王家斗。

    之后,他便把这件事忘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没想到景炎打那时起,竟然一直对叶简汐不死心,明知道慕家和安家已经联合了,还调戏叶简汐,甚至惹怒了明珠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,在心里别扭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问:“明珠真的犯了胃病?”

    “是,医院那边有医生可以做证明。”王东擎回答,“爷爷不信的话,自可以去医院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对他的话相信了大半,怎么会派人去查?

    摆了摆手,他说:“既然你已经查过了,那就算了”

    王子谦一看老爷子这态度,顿时有些急了,这件事摆明了东擎有搀和,若是被他糊弄了过去,那以后想再找机会扳倒这小混账就没那么容易了!

    “爸,现在景炎没了,随便顾明珠说什么就是什么,这对景炎不公平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有些头疼:“那你说怎么办?难道要把景炎的事情,反反复复调查?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对一个有夫之妇产生了兴趣?!我们王家已经丢了一次脸,丢不起第二次了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话说到最后,已是夹杂了不耐。

    王子谦压抑着声音说:“爸,景炎是你的孙子,难道为了自己的亲孙子丢一次人都丢不起吗?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搭在椅子上的手一紧,脸色变得铁青:“你这是在质问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想替景炎讨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王子谦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脸色越发的难堪。

    而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,王东擎上前一步,说:“爷爷,既然三伯执意要调查这件事,那不防再做一次调查。我也很想知道,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其他人搞鬼。”

    连王东擎都开口了,再不调查,反倒显得他这个做爷爷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沉声道:“那好,就再调查一次,东擎,你之前不是调查过吗?把你手头上的证据都拿出来,另外,去医院把明珠接回家来,我们一起亲自听听她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。”

    王东擎领了王老爷子的命令,转过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和王子谦擦身而过的刹那,王东擎嘴角扯起一抹丝毫没有温度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子谦看到他那个笑容,眼睛眯了眯,心头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王东擎坐上跑车,一脚踩在油门上,车子嗖的声驶离了王家。

    路上——

    他打开蓝牙,拨通了医院那边的电话。

    医院里,顾明珠看到是王东擎打来的电话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挂断了。然而她刚挂断,下一通电话又打了进来,反复了几次,她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东擎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听着,现在老爷子怀疑你跟景炎的死有关系,不想连累顾家,你就按照我说的去说。”王东擎把自己想好的说辞仔仔细细的说给顾明珠听后,让她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顾明珠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整个顾家的人,所以哪怕讨厌王东擎,也把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下,然后照本宣科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东擎道:“很好,等下老爷子问起你的时候,就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顾明珠蹙了眉头,忐忑自眉宇间泄出:“你爷爷真的会相信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,凭着证据说话。”王东擎冷笑了声说,“记住,说是三伯撺掇景炎去动安家的时候,一定要迟疑再迟疑,三伯若是威胁你,你就开始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做,用不着你再三叮嘱!”顾明珠讨厌他像个唐僧似的反复念叨。

    王东擎听到她不耐烦的语气,反倒轻笑出声:“小没良心的,我为了你好,你反倒嫌我烦。”

    顾明珠被那句‘小没良心’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抖了抖胳膊,说:“没别的吩咐,我就挂了,不跟你扯皮了!”

    王东擎笑着说:“还有件事,我帮你解决了大危机,你就不能对我好一些?比如亲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顾明珠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嘟嘟”

    忙音透过电话传出来,王东擎绷着的脸,总算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顾明珠在王东擎手底下人的安排下,坐着轮椅被推进了王家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王东擎带着所谓的证人回到王家。

    顾明珠先叫了声“爷爷”,然后目光落在王子谦身上时,怯生生的叫了声:“三伯。”

    王子谦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,直接切入话题,开始询问顾明珠一些话。

    顾明珠按照王东擎说的,一五一十的回答王子谦的话。

    王东擎在一旁听了一会儿,开口说:“三伯,你这是审犯人呢?景炎虽然不在了,但明珠好歹还是咱们王家的人。你这么审她,怕是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该怎么问?”王子谦停下了问话,抬眸看向王东擎。

    王东擎笑了笑,扭头看向王老爷子,道:“爷爷,这件事我跟三伯都有嫌疑,我们在这里,明珠他们怕是不方便说话。不如这样,我跟三伯先出去,由爷爷亲自问。”

    王子谦还没来得及反对,王老爷子便点了点头,说: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三伯。”

    王东擎说着,率先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王子谦拧着眉头起身,视线扫过一脸菜色的顾明珠身上,总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出了大厅,王子谦眯着眼睛,危险的盯着王东擎,道:“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?”

    “三伯和爷爷这么聪明,我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能耍什么把戏?”

    王东擎笑了笑说。

    王子谦看着他这幅胸有成竹的模样,心里只觉得烦躁,按耐着性子没再跟王东擎说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大厅里,王老爷子和气的问了顾明珠,发生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顾明珠把所有的都说完了,神色略带犹豫,想说什么又止住。王老爷子是人精,怎会看不出她还有话隐瞒?“明珠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顾明珠摇了摇头,耷拉下脑袋,小声的说:“没有”

    她越是说没有,王老爷子心里越发的怀疑:“明珠,你别怕,知道什么就都告诉我。有我在,这个家里没人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顾明珠咬住下唇,期期艾艾了好一会儿,用蚊子嗡嗡似的声音说:“爷爷,我有件事情没有告诉六哥,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我没证据,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。我现在告诉您,您听了,信了便信了,不相信,就当我没说过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撞到景炎和三、三伯说话,三伯说让景炎去对付安家的人”

    吞吞吐吐的说了两句话,顾明珠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王老爷子,见他脸色阴沉的厉害,又迅速的低下头,浑身颤抖着说,“爷爷,对不起,我说错话了!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压着心头的怒火,按住顾明珠的肩膀,说:“不,明珠,你继续说下去,爷爷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顾明珠颤抖着,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话说完了,她啪嗒啪嗒掉眼泪,“景炎死之后,我觉得三伯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系,我想告诉爷爷的,可我一没证据,二没办法跟三伯对抗,所以一直瞒着没说。对不起,爷爷,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对不起,是我们王家对不起你。景炎是你的未婚夫,他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声音迟缓而阴沉的说。

    顾明珠摇了摇头,说:“爷爷,我一点都不委屈,我和景炎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他花心。可我爱他,哪怕他到处沾花惹草,我也想留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顾明珠把话说完,心头恶心的厉害,为了不让王老爷子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,她将头埋得更低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只当她伤心过度,眼圈有些泛红,轻拍了顾明珠的肩膀两下,说:“你是个好孩子,是景炎没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,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让人把顾明珠推回房间休息,自己则审问接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挨个都审完,王老爷子只觉得王子谦在害景炎的事情上,嫌疑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怒到了极点,王老爷子也没心思继续审问下去了,挥了挥手,示意管家把这些人都带下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没多会儿,就清空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一人坐在首位上,眼眸沉沉的发呆了片刻,扬声对着门口说:“来人,把子谦和东擎都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王东擎和王子谦再进房间的时候,能明显感觉到老爷子的情绪跟刚才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前者心里门儿清老爷子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后者则警铃大作,觉得自己让王东擎安排的人,来跟老爷子说话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王子谦开口说话,想要弥补一些。然而他话音刚开头,安静的王老爷子忽然冷笑着打断他的话问:“老三,我再最后问你一次,景炎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这件事打死也不能承认有关系,更何况他根本就没做!

    王子谦语气坚定的说:“绝对没有半点关系!爸,是不是顾明珠他们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?爸,你听我说,这些人都是东擎安排的,肯定是他收买了他们”

    “你说东擎收买了明珠,他怎么收买的明珠?明珠是景炎的未婚妻,景炎死了,对明珠有什么好处?”王老爷子怒声反问。

    王子谦顿时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,景炎死了,明珠有什么好处?如果景炎不死,那顾明珠嫁进王家,可以做风风光光的王太太。可景炎死了,她就再跟王家没有半分关系!

    王子谦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看他言语呐呐的模样,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“回答不上来?所以,他们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爸,这里面肯定有东擎在搞鬼,你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听他还敢狡辩,随手拿起一个茶杯就朝着王子谦砸了过去:“你个混账!为了夺权势,连自己的亲侄子都能算计!你还有没有人性?!害死了景炎,又污蔑东擎,下一个是谁?是不是把我也杀了!”

    王子谦没来得及躲开,杯子“咚”的声砸在了他脑袋上。pntx

    血混杂着细小的瓷片,顺着额头流下来。

    王子谦顿时变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王东擎适时的走到老爷子跟前,劝慰:“爷爷,你别生气,你如果气坏了身体,那咱们家就没人可以主持大局了。而且,这件事未必是三伯做的,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”

    “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还替他说话!能有什么误会?这个出声就是心狠手辣!”王老爷子捂着疼痛的胸口跟王东擎说了几句,然后指着王子谦继续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王子谦擦了把脸上的血,为自己辩解:“不是我做的,我绝不会承认。爸,你如果非要污蔑是我做的,那就拿出来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三伯,你别说了!是不是非要气死爷爷,你才甘心!”

    王东擎一脸正义,斥责王子谦。

    王子谦抬眸对上他的烟眸,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蹿。

    之前,他只是怀疑景炎的死跟东擎这个小兔崽子有关系,但现在他确定这件事一定是东擎做的!否则,这小兔崽子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找到证据并构陷他?!

    王东擎迎上他的目光,嘴角快速的闪过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那抹笑容落在王子谦眼里就是**裸的嘲笑,他大步上前,想要教训王东擎。

    可他刚走上前,老爷子忽然沉喝一声:“管家!把老三给我抓起来,关在祠堂里面,没我的允许,不许放他出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几个警卫快速的靠上来。

    王子谦这才有些慌了,如果就这么被关进去,他根本没功夫洗刷自己的清白!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足够王东擎来编造虚假的证据,‘证明’他是害景炎的凶手!

    “爸,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,你给我一周时间不三天时间我一定把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,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王子谦大声嚷着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气的重重的拍桌子:“管家,我的话你没听到是吗?!”

    管家不敢再耽搁,带着人把王子谦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王东擎看着王子谦被抓起来,俯首一脸孝顺的对王老爷子,说:“爷爷,我扶你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眼前有些发烟,任由他扶着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走出大厅,再也听不到王子谦的声音半点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