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宠婚撩人: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092章 严惩:必须离婚!06

时间:2018-05-02作者:苏果果

    另一边,裳于云却是不知道,王家即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暴风骤雨。

    裳于云刚把裳于悦送进医院的急救室,就坐在长廊上等待裳于云出来。然而,这边急救室还在抢救,王毅山就派人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裳于云接通电话,开口准备跟王毅山哭诉,自己和阿悦被慕家欺负了,让他帮自己出头。

    可她只叫了一声‘毅山’,余下的话,就被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毅山劈头盖脸的问她,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惹得王老爷子大怒。

    裳于云听到王毅山的话,愣了愣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什么事?

    除了绑架叶简汐、沈瑶,其他的事情都没做。可绑架的事情,应该没那么快传到老爷子那边。就算真的传过去了,那老爷子为什么生气?难不成,老爷子也站在慕洛琛那边?

    裳于悦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在心里过了一遍,裳于悦确定是叶简汐和沈瑶的事情暴露了。

    但她自认自己可以把王毅山玩弄于鼓掌中,所以把事情颠倒烟白了一番,跟王毅山说了。

    末了了还不忘记告状,说慕洛琛欺人太甚,把裳于悦弄得住进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王毅山听的心疼,可头更疼,他可记得当年老爷子是怎么对付家里几个兄弟的,现在老爷子大发脾气,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了结:“现在老爷子发脾气了,让我们两个立刻回去,你赶紧回来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阿悦这边”

    裳于云放不下裳于悦。

    王毅山气性上来,提高了音量:“都什么时候了?你还磨磨蹭蹭,先找人照顾阿悦,等平息了老爷子的怒火,再回头看她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王毅山难得强势,裳于云只好把手底下的人留下来,看着裳于悦。

    之后,赶紧叫了司机,匆匆的赶回王家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裳于云在王家门口和王毅山汇合,裳于云又当着王毅山的面,添油加醋的把慕洛琛丑化了一番。

    王毅山跟她商量好了,等下进去先给老爷子好好赔罪,再让老爷子一起帮忙对付慕家。

    裳于云自然开心,也不计较王毅山刚才吼她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跟着管家,往王老爷子的书房走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,王毅山就感觉气氛不对,像是胸口压着一块石头,没办法喘息过来。

    王毅山忍着发麻的头皮,开口叫了声“爸”。

    那边王老爷子一声厉喝,将一块几斤重的墨砚砸了过来:“你还有脸叫我爸!你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王毅山避开了墨砚,噗通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旁边傻愣愣站着的裳于云,伸手偷偷地拉她。

    裳于云被老爷子刚才粗暴的举动吓到,回过神来,准备跟着王毅山一起下跪,却听站在不远处的老爷子冷笑道——

    “好啊,我老头子当不起你一跪了,是吧?你以为嫁给了毅山,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?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一番话,如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震得裳于云耳朵发麻,可她知道自己不能露怯,否则自己真的就输了阵势。

    裳于云缓缓地跪下,柔声道:“爸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这个家谁敢不跪你的?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冷哼。

    裳于云继续说,“爸,你今天急匆匆的叫我来,我已经预感到你要说什么事。我知道我这次做的事情有些过。可那是被慕洛琛和叶简汐逼迫的,之前在a市,叶简汐勾引了阿悦的心上人,害的她自杀。现在,慕洛琛又偷偷地找人,把阿悦的头发剃光,让她出尽了丑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阿悦父母去的早,我只她这一个妹妹,别人欺负她,难道我不应该还击回去?这次,我不过是想给叶简汐小小的惩罚,慕洛琛就把阿悦剥光了衣服,绑在树上,用冷水浇了整整一个小时!”

    “爸,你自己说,是他慕家过分?还是我过分?!”

    裳于云说的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王毅山想到裳于悦受了那么多的苦,心里头心疼,跟王老爷子说道:“爸,阿云说的对。我们王家比慕家强百倍,他敢欺压在我们头上,难道还不许我们反击吗?爸”

    “二伯,二婶所谓的小小反击,是用艾滋病人侵犯叶简汐和沈瑶。这么折磨人又不让人死的阴毒法子,我这个大男人都自愧不如,二婶当真是好计谋。”王东擎‘好心’的把事情真相说出来,啪啪的鼓掌

    王毅山瞪圆了眼睛,盯着王东擎道,“东擎,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胡说?!人家把证据都送到家门口了,你还说胡说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把录像带砸在王毅山脸上。

    王毅山疼得捂着脸叫了一声,回头看向裳于云。

    裳于云脸色有些苍白,怎么回事?她已经让手底下的人,把录像带销毁了,为什么还有一卷录像带?她以为只是这件事给老爷子知道了,没想到还落了把柄在慕洛琛受伤!

    心里有些乱糟糟的,裳于云结结巴巴的说,“我没有是她们栽赃陷害毅山,你一定要相信我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裳于云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王毅山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还是下意识的相信裳于云:“爸,你听阿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她说的,我只相信证据!现在慕家递过来话,说不处置她,就把这证据送到警察局。王毅山,你可想好了,证据送到警察局,那就闹大了。到时候,丢的不是你一家的脸面,还有整个王家的脸面!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,毁了王家的名声?毁了自己的前途?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厉声问。

    王毅山的冷汗刷的流了下来,是啊,这证据如果是真的——外交部长的夫人,利用艾滋病人陷害人。只这个标题就足够劲爆的!

    到时候他的前途就尽毁了!

    王毅山爱裳于云不假,但前提是,他要保住自己外交部长的位子!

    王毅山的肩膀渐渐的萎顿了下去。

    裳于云见状,停止了哭声,直愣愣的看着一声不吭的王毅山:“毅山毅山你难道要把我交出去吗?我们是夫妻,你说过会保护我的毅山”

    王毅山心头有些羞愧,但也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这件事裳于云事先没跟自己说一声,时候又隐瞒自己那么多。

    临了了,事发了,才找自己求救!

    她真当他是傻子不成,被她糊弄的团团转?

    裳于云哀戚的说了几句,见王毅山依然没理会自己的意思,抬手想要偷偷地拉他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碰到王毅山,便听王毅山狠心说:“阿云,对不起,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做下了这件事,还给别人拿住了把柄,我就是想护你也护不住!”

    裳于云闻言,顿时震惊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王毅山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把她给卖了!

    王毅山却是没看裳于云,而是望向王老爷子,道:“爸,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把裳于云家法处置后,你跟她离婚,我们王家要不了这样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王毅山震惊,他以为顶多把裳于云家法处置,狠打一顿就算了!

    可没想到老爷子竟然要他离婚!

    裳于云也没想到,老爷子张口就让她跟王毅山离婚!她当初费尽心思才嫁入王家,要是这么轻易被扫地出门了,那她不止再进不了王家的门,也不可能再嫁到别的好的人家里!豪门世家里,有几个人谁肯娶一个二婚的女人做老婆的?!

    裳于云震惊之后,看向王毅山,“毅山,你真的要不顾夫妻之情跟我离婚吗?”

    王毅山当然不肯。

    他能娶裳于云进门,说明裳于云在他心里的分量很重。

    要他跟裳于云离婚,简直要了他半条老命!

    “不是,阿云,你听我说”

    王毅山想要说话。

    王东擎现在真是觉得,自己把王毅山当成自己的对手,有些耻辱。听任一个女人摆布,连基本的事情都辨别不清楚,这二伯当真是老了!

    王东擎心里看不起王毅山,但他还是冷声说,“二伯,这件事不是爷爷做的决定,是慕洛琛提出的要求。你今天不肯离婚,改日把这件事闹到了法庭,那可就不只是离婚的事情”

    职位不保!

    王东擎隐藏的话,犹如一桶冰水,兜头浇下来。

    王毅山脸色煞白的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要权势还是女人这个问题,他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会摆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裳于云听到王东擎的话,却是想到了自己带着阿悦离开安家时,慕洛琛说的那句话——事情没那完!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事后报复,可没想到他是要逼迫自己跟王毅山离婚!

    没了王毅山,自己就一无所有!

    裳于云恨得牙根咬断,但眼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!

    裳于云把心头所有的恨意和嚣张收起来,伏小做低,嘭嘭的磕着头,哭着求王老爷子道:“爸,我知道错了,可我做这些事情,都是情有可原,求求你别让我跟毅山离婚。只要不离婚,无论什么惩罚,我都愿意接受!”

    话说完,裳于云继续磕头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她的额头就磕破了,殷红的血,顺着伤口处缓缓地流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