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宠婚撩人: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361章 慕洛琛被带走

时间:2018-05-02作者:苏果果

    叶简汐紧紧地抓住被子,想要把梦里的那种恐慌感驱赶跑,但无济于事,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,转身抱住了慕洛琛。

    慕洛琛下意识的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,叶简汐抬眸看着他安静的睡颜,眼底酸涩的味道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洛琛,洛琛……

    心底里叫了他无数遍,叶简汐再也没睡着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多,两个人赶到疗养院,处理最后的事情,叶家和慕家现在没有多少亲朋好友往来,所以他们不打算请太多人来参加叶老太太的丧葬礼,到时候只要请最亲近的一个朋友来便好。

    慕洛琛跟疗养院的人,商量葬礼的具体细节,叶简汐走到水晶棺前,看着里面躺着的叶老太太出神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最后两天了,她想多看几眼,以后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叶简汐看着看着,眼泪流的多了,眼睛又干又痛,脑子里也像是有一只手在从四面八方撕扯着她的神经。

    最后眼睛实在痛的厉害,她转身往走廊口走,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护士走过来说:“叶小姐,这是你奶奶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遗物很简单,只有四套衣服和一些简单的随身物品,衣服两套是四年前买的,已经洗的有些发白了,还有两套是她后来买的,至于随身物品,更是只用一个简单的小盒子便装完了。

    叶简汐接过叶老太太的遗物,哭的发胀发酸的眼睛再次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节哀。”

    护士把遗物交给她之后,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简汐抱着遗物,靠在墙角哭,泪水大滴的落在叶老太太的遗物上,慢慢的把衣服打湿。

    慕洛琛商量完葬礼的细节,回到大堂看到她又开始哭了,视线落在她手上,明白那是老太太的遗物,顿时叹息了一声,上前把遗物从她的手里拿过来,说:“葬礼已经商量好了,你想想要请哪些人,跟疗养院的负责人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慕洛琛摸了摸她的头发,顺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抹去。

    叶简汐去前厅后,慕洛琛转身,想要把遗物放到车上时,但在转身时,放随身物品的盒子掉了下来,里面放着的一串钥匙从里面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幕落万捡起钥匙,看了眼有些奇怪,叶老太太为什么还保留着一串钥匙,但随即想到,可能是叶家老宅的,便没再多想。

    到晚上,疗养院的把葬礼安排流程给了慕洛琛和叶简汐,两人拿到流程表后,离开了疗养院。

    回到家,两人推开车门下车,走到客厅前面,还离着几米距离的时候,郭嫂匆匆忙忙走过来,压低了声音说:“少爷,少奶奶,不好了,有检察院的人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郭嫂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客厅的门口,出现了两个穿着警服的人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警察走上前说。

    叶简汐听到他的话,脑子嗡的一声乱了,上前一步抓住那个站在慕洛琛跟前的警察,问:“你们凭什么带人走?他又没做违法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慕太太,我们只是请慕先生过去询问一些事情。”警察客套的说。

    叶简汐不肯放手,她不能让慕洛琛被抓进去。

    慕洛琛抬手,握住她的手,“没事的。”安慰了她之后,看着两名警察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说,“我可以跟你们走,不过在走之前,我要打一通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慕先生请便。”之前站出来的警员说。

    慕洛琛拉着叶简汐的手往客厅里面走,到了客厅口,他拨通了陈一峰的电话,简单的说了几句后,挂断了电话,他侧首吩咐郭嫂,“郭嫂,我走之后,你好好的照顾简汐,还有打电话给周文达和王嫂,让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郭嫂满是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“简汐,不用担心,只是一些正常的司法流程,很快就结束,最迟我明天葬礼开始之前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洛琛似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天,所以没有任何意外,很平静的安排一切。

    叶简汐看着他,眼底的担忧挥之不去,可她知道,慕洛琛既然自己愿意去,那就没有办法让他不去。

    握住他的手很久,叶简汐踮起脚尖,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说:“阿琛,一定要平安的归来,我和宝宝们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慕洛琛抵着她的额头笑着说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,慕洛琛转身,敛了笑意,淡漠的对两名警员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警员点了点头,跟在了慕洛琛的两侧。

    看着他坐上警车,叶简汐站在门口,久久的没动,晚风起,夏风吹的她的衣服鼓鼓的,像是要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你休息吧,少爷说没事,就一定会没事的。”郭嫂上前,扶住叶简汐说。

    叶简汐扭过头看着郭嫂,嘴角艰难的扯起一丝笑容,说:“我知道,我从来都是信他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什么,她便信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次慕洛琛说他会平安的归来,她信他会遵守诺言,平安会来。

    郭嫂闻言,顿了两秒,笑了笑说:“少奶奶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和西西吃过晚餐,叶简汐身体已经疲惫到再也不想动一下,身体很想休息,可理智越发的清楚,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茫然的调着电视频道。

    看了好一会儿,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看了眼手机屏幕,见到是慕知寒的号码,没有想接的冲动,可电话那边锲而不舍的拨打着。

    响了足足两分钟,叶简汐拿起手机,接通了电话,问:“喂,知寒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嫂子,我有些事情,想要跟你说一下,你方便出来吗?”

    慕知寒在电话那边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天已经很晚了……”叶简汐想要拒绝。

    “一些很重要的事情,是关于我哥的。”慕知寒打断了她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叶简汐听到他提到慕洛琛,停下了到嘴边的话,过了两秒钟说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门口,你出来,我们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叶简汐穿上外套,连鞋子都没换就往外走,郭嫂和文清在楼上哄西西,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她离开。

    到门口,叶简汐看了一眼周围,发现慕知寒的车子停在不远处,慢步走到车前。

    慕知寒降下车窗,露出脑袋说,“嫂子,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不能在这里说?”叶简汐蹙着眉头,没有半点客气的说,她现在神经已经绷到了极点,不想再跟别人磨磨唧唧。

    “抱歉,嫂子,你还是上车再说吧。”慕知寒犹豫了下说。

    叶简汐耷拉下眼皮,坚持了片刻,还是上了车。

    在她上车后,慕知寒发动了车子,车子向着街道的另一头开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一处临河僻静的地方,慕知寒停下了车子,神情严肃的扭过头说,“嫂子,我接下来说的话,每句话都是真的,希望你能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叶简汐没说话,安静的看着慕知寒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父亲当年出事的事情,嫂子你知道多少?”慕知寒没有犹豫直接开门见山的问,因为他知道留下的时间不多,不论对他还是对洛琛和简汐,在那些人行动之前,他要把事情解决。

    叶简汐闻言,面色绷起来,“你想说什么,就说出来吧,不用问我。”

    慕知寒见她这样,就知道她并不相信他了,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以后要他出面做一些决定的时候,他会不忍心,“当初叶叔帮人洗黑钱的事情,嫂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叶简汐有些意外的抬头看着慕知寒,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这些是慕洛琛调查了那么久才调查出来的,为什么慕知寒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

    “嫂子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只需要回答我,是还是不是。”慕知寒说。

    叶简汐抓紧了自己的手,不再看墓知寒,而是扭头看向窗外,沉默了片刻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嫂子知道,叶叔是替谁洗黑钱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简汐低声问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对,我的确知道叶叔是帮谁洗黑钱,不仅如此,我知道所有的前因后果。”慕知寒没有任何隐瞒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叶简汐听着他说的话,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震惊,僵硬的扭过头,看着慕知寒。

    对上她红肿的眼睛,慕知寒生出一丝不忍,但只是刹那,他很快便把这抹不忍扼杀在摇篮。

    现在不狠心,以后会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这么做,不只是为了慕家好,也是为了简汐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跟我说这些,想告诉我什么?”叶简汐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,隐隐的猜测到了慕知寒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慕知寒也验证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嫂子,为了大家好,请你离开阿琛吧,只有你离开了,这一切才会平息。”

    慕知寒话说完,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简汐看着慕知寒的脸庞,第一次发现这个豪放不羁的男人,认真起来,竟是她见过的所有人最冷漠的那一个。/cent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