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宠婚撩人: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卷七_第2050章双生花碰面

时间:2018-10-12作者:苏果果

    而就在黄老爷子离开后,傅靖安跟黄盈盈说:“你去外面,帮我找服务员,我想借个手机,给我妹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起(身shen),正想要离开,又想到了爷爷的话,停顿了脚步,道:“我爷爷不是已经去帮你联络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同的,我得罪了人,不能回自己家。你爷爷去找的人,只能帮我拿点钱,我也要照顾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巧舌如簧。

    黄盈盈自小在山村里长大,心(性xing)单纯,觉得傅靖安想联络自己的家人,也没什么错。

    便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——

    黄盈盈带着一个服务员过来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嫌恶的看着躺在病(床chuang)上的傅靖安,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借你的手机,打一通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员拒绝的话还没说完,傅靖安从自己的手腕上,脱下了一块表,道:“这只表值几万块,你可以拿去专柜换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服务员有点不相信,毕竟傅靖安一脸的穷酸相,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贵重的手表?

    “上面有防伪码,你打开官网,验证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早就料到了服务员不会轻易地听自己的话,将一切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将信将疑的拿起手表,在某购物网上搜索出了官方旗舰店,然后输入防伪标识。结果,显示是真的,而手表的原价也和傅靖安说的一样,是五万多。

    服务员不动声色的将手表放入口袋,轻咳嗽了声,说:“我借给你十分钟。十分钟后,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接过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跟对方说了几句话,对方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而后又拨打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报上地址,他说:“你来找我,别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傅靖安将手机还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用纸巾擦了几下手机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黄盈盈好奇的盯着傅靖安:“你朋友是不是要来接你了?你要撇下我跟我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再劳烦你们照顾我。我把我朋友叫过来,她能照顾我。”傅靖安微微一笑,“你不用担心,我答应了你,带你逛遍整个a市,一定会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这才踏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个多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门口传来了敲门声,黄盈盈以为是爷爷回来了,慌忙起(身shen)去开门。可没想到,门外站着的人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盈盈局促的问。

    方乐蓉根本没搭理她,径自冲进了房间,看到靠在(床chuang)头的傅靖安,一个箭步跑到他跟前,紧紧地抱住他,哽咽道:“靖安,我爸没了,是慕家的人害的他。”

    父亲死了,方乐蓉不敢跟弟弟妹妹诉说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压抑着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了傅靖安,她所有的恨意和痛苦都有了宣泄口。

    “你别压着他,他脊椎断了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要上前拉开方乐蓉。

    傅靖安却摆了摆手,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而就在黄老爷子离开后,傅靖安跟黄盈盈说:“你去外面,帮我找服务员,我想借个手机,给我妹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起(身shen),正想要离开,又想到了爷爷的话,停顿了脚步,道:“我爷爷不是已经去帮你联络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同的,我得罪了人,不能回自己家。你爷爷去找的人,只能帮我拿点钱,我也要照顾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巧舌如簧。

    黄盈盈自小在山村里长大,心(性xing)单纯,觉得傅靖安想联络自己的家人,也没什么错。

    便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——

    黄盈盈带着一个服务员过来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嫌恶的看着躺在病(床chuang)上的傅靖安,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借你的手机,打一通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员拒绝的话还没说完,傅靖安从自己的手腕上,脱下了一块表,道:“这只表值几万块,你可以拿去专柜换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服务员有点不相信,毕竟傅靖安一脸的穷酸相,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贵重的手表?

    “上面有防伪码,你打开官网,验证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早就料到了服务员不会轻易地听自己的话,将一切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将信将疑的拿起手表,在某购物网上搜索出了官方旗舰店,然后输入防伪标识。结果,显示是真的,而手表的原价也和傅靖安说的一样,是五万多。

    服务员不动声色的将手表放入口袋,轻咳嗽了声,说:“我借给你十分钟。十分钟后,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接过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跟对方说了几句话,对方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而后又拨打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报上地址,他说:“你来找我,别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傅靖安将手机还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用纸巾擦了几下手机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黄盈盈好奇的盯着傅靖安:“你朋友是不是要来接你了?你要撇下我跟我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再劳烦你们照顾我。我把我朋友叫过来,她能照顾我。”傅靖安微微一笑,“你不用担心,我答应了你,带你逛遍整个a市,一定会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这才踏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个多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门口传来了敲门声,黄盈盈以为是爷爷回来了,慌忙起(身shen)去开门。可没想到,门外站着的人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盈盈局促的问。

    方乐蓉根本没搭理她,径自冲进了房间,看到靠在(床chuang)头的傅靖安,一个箭步跑到他跟前,紧紧地抱住他,哽咽道:“靖安,我爸没了,是慕家的人害的他。”

    父亲死了,方乐蓉不敢跟弟弟妹妹诉说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压抑着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了傅靖安,她所有的恨意和痛苦都有了宣泄口。

    “你别压着他,他脊椎断了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要上前拉开方乐蓉。

    傅靖安却摆了摆手,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而就在黄老爷子离开后,傅靖安跟黄盈盈说:“你去外面,帮我找服务员,我想借个手机,给我妹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起(身shen),正想要离开,又想到了爷爷的话,停顿了脚步,道:“我爷爷不是已经去帮你联络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同的,我得罪了人,不能回自己家。你爷爷去找的人,只能帮我拿点钱,我也要照顾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巧舌如簧。

    黄盈盈自小在山村里长大,心(性xing)单纯,觉得傅靖安想联络自己的家人,也没什么错。

    便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——

    黄盈盈带着一个服务员过来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嫌恶的看着躺在病(床chuang)上的傅靖安,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借你的手机,打一通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员拒绝的话还没说完,傅靖安从自己的手腕上,脱下了一块表,道:“这只表值几万块,你可以拿去专柜换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服务员有点不相信,毕竟傅靖安一脸的穷酸相,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贵重的手表?

    “上面有防伪码,你打开官网,验证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早就料到了服务员不会轻易地听自己的话,将一切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将信将疑的拿起手表,在某购物网上搜索出了官方旗舰店,然后输入防伪标识。结果,显示是真的,而手表的原价也和傅靖安说的一样,是五万多。

    服务员不动声色的将手表放入口袋,轻咳嗽了声,说:“我借给你十分钟。十分钟后,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靖安接过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跟对方说了几句话,对方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而后又拨打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报上地址,他说:“你来找我,别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傅靖安将手机还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用纸巾擦了几下手机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黄盈盈好奇的盯着傅靖安:“你朋友是不是要来接你了?你要撇下我跟我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再劳烦你们照顾我。我把我朋友叫过来,她能照顾我。”傅靖安微微一笑,“你不用担心,我答应了你,带你逛遍整个a市,一定会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这才踏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个多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门口传来了敲门声,黄盈盈以为是爷爷回来了,慌忙起(身shen)去开门。可没想到,门外站着的人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盈盈局促的问。

    方乐蓉根本没搭理她,径自冲进了房间,看到靠在(床chuang)头的傅靖安,一个箭步跑到他跟前,紧紧地抱住他,哽咽道:“靖安,我爸没了,是慕家的人害的他。”

    父亲死了,方乐蓉不敢跟弟弟妹妹诉说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压抑着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了傅靖安,她所有的恨意和痛苦都有了宣泄口。

    “你别压着他,他脊椎断了。”

    黄盈盈要上前拉开方乐蓉。

    傅靖安却摆了摆手,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