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一路妃升 六十六章端倪

时间:2020-04-13作者:糖糖爱冰激凌

    敲打了如意后,燕颖心满意足进屋,毕竟不胜酒力。

    夜里燕颖迷迷糊糊忽然给人一巴掌拍醒。

    真的是直接一巴掌拍醒,惨无人道的那种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燕颖睁开眼睛,躺在床上纹丝不动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毕竟人为刀俎………要有自知自明。

    “现在乖巧了?”南宫寒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是想轻轻拍一下的,没掌握好力度而已。

    再说他没和女人接触过,不知道女人承受的力度有多少。

    可能下手重了一丢丢。

    好像都快拍凹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燕颖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睁着眼睛?”南宫寒有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死不瞑目。”燕颖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宫寒伸手在燕颖的鼻子下探了一会说道:“还中气十足。”

    燕颖腾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我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打了南宫寒一巴掌。

    瞬间南宫寒的脸色五个鲜红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有仇不报非君子,所以择日不如撞日。

    燕颖甩甩自己发麻的胳膊:“我很好说话的,利息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看南宫寒阴冷着脸,她故意转移话题:“今天姐姐心情不好,没力气针灸。”

    说着燕颖直接翻上床,翻脸无情。

    背对着南宫寒…似乎栽提醒他识趣两个字。

    没事好走了!

    南宫寒缓缓的伸出宽大的手掌,燕颖似背后有眼睛一样:“你如果一巴掌拍死我,我倒不用挖空心思帮助你治疗。”

    其实南宫寒今天来就是想问问病情的,针灸的效果应该没那么明显了,似乎进入瓶颈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没有好转,反而出现间接视力模糊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,我在想办法,毕竟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”燕颖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恶化?”南宫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不会,但不是长久之际,我这几天再推敲新的方法。”燕颖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等她转过身,房间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南宫镇盯着南宫寒脸色的巴掌印:“皇叔,这看着像新鲜出炉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巴掌这么小,应该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吧。”南宫镇比划着南宫寒脸上的印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暗影火急火燎叫我回来何事?”南宫寒阴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南宫镇这才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态。

    第二天,燕颖梳洗好了,就直接去程姨娘的院子里,完全忘记昨晚的绝地反击。

    程姨娘也是早早装扮好在等燕颖了。

    走出侯门的时候,毛毛躁躁的燕颖一抬脚就踩空了摔倒在一旁。

    程姨娘忙扶起已经红着眼睛的燕颖问道:“二小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燕颖一脸痛苦的说道:“姨娘,我可能崴脚了,带我去回春堂找大夫吧,真是麻烦姨娘了。”

    程姨娘想回头叫顶轿子,燕颖挨近她眨眨眼轻声说道:“程姨娘扶着就是了,

    别惊扰了我母亲休息,毕竟我母亲日理万机。”

    云逸淑一口盐水吐在铜盆里问道:“她们两个出府了?”

    苏嬷嬷在一旁垂手说道:“一早就出府了,说是夫人答应二小姐做几身衣服,

    二小姐就喜不自胜的让程姨娘跟着去帮忙挑选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昨天掌嘴整张脸有些惨不忍睹,说话都发疼。

    “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。”云逸淑用白色的帕子擦擦自己手说道。

    云逸淑看着苏嬷嬷弓着身子,走路都发出“嘶嘶”声。

    “昨天委屈你了,你回房里歇几天,一会我差人送药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打紧,昨儿大夫就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好生歇着啊,收拾那丫头来日方长。”云逸淑望着屏风上的仕女图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今儿她们可能是挑选不了料子了,门口的小厮说,

    二小姐过于兴高采烈的摔了一跤,一瘸一拐的出去了。”苏嬷嬷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?那丫头看着精明的很,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摔一跤呢?”云逸淑皱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打探下。”苏嬷嬷恭敬的推下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毕竟昨天刚挨了十大板,虽然都是自己的人打的。

    但是侯爷发话了,下手也没轻没重,你还是好生养着,万一侯爷撞到了还以为小厮们徇私舞弊。”

    云逸淑想起昨天侯爷要的一次又一次,不经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还是夫人想的周全,我让如意盯着一些就是。”苏嬷嬷应道。

    到了回春堂门口,燕颖转过身吩咐紫月,让她带兰草去买些糕点回来。

    顺便给她们两个买个头花戴,算是燕颖送她们的。

    紫月一咬牙同意了,小姐从不做无用功,一定别有用意。

    兰草还是执意要跟着程姨娘。

    程姨娘也开口道:“去吧,帮我带些酸甜可口的小食,这天一下就热起来,热的人都没胃口了。”

    兰草这才和紫月不情不愿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紫月她们走远了,程诗掏出帕子擦了下燕颖雅额头上的汗说道:“她们都走远了,你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吧。”

    燕颖一扶额,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只是混的比自己好一点点呢。

    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燕颖说道。

    进了回春堂,燕颖毫不含糊对着李大夫说道:“李大夫,你看看她的脉像。”

    李大夫闻言搭了许久程姨娘的脉搏才诧异的说道:“如此细微的波动,

    你是如何发现的,如果老夫不仔细,怕是都会错过。”

    李大夫的话半真半假,一般的大夫或许会错过,但是他是李大夫肯定是不会的。

    燕颖挠挠脑袋:“我昨天无意中发现程姨娘的喜脉若有若无,

    也不敢擅自揣摩,今儿就支走其他人,让李大夫把把,毕竟这可是关乎我能不能多个弟弟、妹妹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这喜脉似有如无,凶险极了。

    李大夫仔细的问了下程姨娘的饮食,一时也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这么微弱的药力应该是长年累月的:“应该是香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半晌李大夫才得出结局:“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熏香之类。”

    程姨娘摇摇头:“自从五年前滑了胎后,好久都没有来月信后,

    我就停了熏香了,也是怕节外生枝,后来月信经过一年多的调养才慢慢恢复了正常。”

    燕颖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:“那你这次没来月信,兰草知道吗?”

    程姨娘一愣说道:“前两月还瞒的住,这是第三个月了,怕她也生疑了,

    我只推脱说天气热,冷品吃多了,所以我这天天都炖些冷饮来掩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风吹过来,燕颖的鼻子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起身围了程姨娘转了个圈,朝李大夫说道:“她衣服上有香味,很淡,但我自幼就是狗鼻子。”

    李大夫看了下程姨娘说道: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拉着程姨娘的袖子闻了下笃定的说道:“是麝香。”

    “程姨娘你的衣服都给麝香熏过。”

    李大夫还是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