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一路妃升 十三章回味

时间:2020-02-27作者:糖糖爱冰激凌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燕颖眨巴着眼睛,我眼里的不安是那么明显!

    可以哭吗?保证不大声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算哪门子的定安侯府的嫡小姐啊,就算不能住的金碧辉煌,至少也不应该是这样风雨飘摇吧。

    在这气势恢宏的定安侯府里还能有这样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原主委实不易啊。

    燕颖抬头看着屋顶居然还有几丝月光照在自己的床前。

    床前明月光,地上鞋两双。

    还一双是破的。

    燕颖盯着紫月那破了小洞的鞋子务必的惆怅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我院里干活的时候才穿的。”紫月小心翼翼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偷不抢的,洗的挺干净的。”燕颖不以为然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掏尽门前土,屋上无片瓦”燕颖自嘲着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紫月忙立刻鼓掌道:“小姐真棒,还会作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会作诗吗?”燕颖问道。

    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不是说古代世家的女儿都是琴棋书画、诗词女工无所不能吗?

    紫月原本兴奋的脸上顿时就黯淡下来了,生怕触及什么一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你自幼不曾有人教过,奴婢都以为小姐不懂那些。

    想来小姐聪慧,夫人去世前手把手教小姐的,小姐如今能学以致用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娘去世的时候我多大?”

    紫月掰着手指细数了一下:“小姐有五岁。”

    五岁,泥巴都放嘴里吃的年纪啊。

    燕颖生无可恋的一屁股坐在床边上唯一看着还像样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椅子摇晃了几下,居然散架了。

    居然散架了!!!

    一脸懵逼!

    二脸懵逼!

    百脸懵逼!

    燕颖一屁股跌落在地上:我明明瘦的可以当风筝了,为什么这椅子会给我坐散架了?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在哪里?

    我都做了什么?

    紫月忙眼疾手快的扶起不明所以的她,伸手弹了弹她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心疼的说道:“小姐,屋里就这么一张年久失修的椅子了。”

    燕颖一脸的茫然:感情你是心疼那个摇摇欲坠的椅子,不是心疼我了?

    这丫头一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亏我刚才还感激的一把鼻涕,一把泪。

    “小姐您还是早些歇着吧,明日侯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紫月说道这里又叹了口气:“不过侯爷回来,我们也是见不着,小姐也不喜欢见侯爷。”

    紫月的语气里除了怜惜还有无奈,小姐的性格太过清高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人在屋檐下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不见!”燕颖说着把瘦骨嶙峋的自己用被子裹好,稳稳当当的躺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从被窝里伸出个圆圆脑袋仔细打量着屋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紫月是个勤快的孩子,屋里虽然简陋,但是东西收拾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被褥衣服虽然残破,但是补丁打的那是整整齐齐啊,

    虽然洗的发白,但是干干净净啊。

    也算是可圈可点的,并且不畏强权、心里只有自己,燕颖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居然嘴角带笑的进入梦乡了。

    好像也没有那么差。

    梦里燕颖在脑海里回放着自己的一生,已经快要到而立之年了,依旧连个男朋友都没找过。

    继母看她的眼神和看条狗一样,无时无刻希望她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更希望她永远消失。

    燕颖思前想后,想起了前段时间,她爸爸给她买下的高额意外险。

    越想越清晰的燕颖拉紧被子苦笑了一下:“这辈子绝对不能在窝窝囊囊,

    任人拿捏了,一定要雄起,哪怕是当一只风口浪尖的猪。”

    睡觉!

    虽然辗转反侧,但也睡到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燕颖一睁眼,就看到紫月端着一碗薄粥战战兢兢地等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小姐,本应该早早喊你起来的,但是夫人那边也免了我们的晨昏定醒。

    奴婢想着你昨晚也没休息好,就擅自做主让你多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紫月说这话的时候,还偷眼看着睡眼朦胧的燕颖。

    似乎在打量她有没有生气,毕竟小姐最是端的这些世家女的虚礼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主,你可以多做几次。”燕颖从床上起来后,伸伸胳膊、抬抬腿说道。

    表示对紫月的擅自做主很似满意,不过这副身子实在是太弱了,以后要加强练习。

    毕竟上一世燕颖可是能把跆拳道、太极拳打的虎虎生威的人。

    紫月看着自家小姐今天没有皱眉,没有怨天尤人,而且一股脑的把那碗薄粥喝光。

    并且是直接端起粥来呼呼的喝着,全然没有往日细嚼慢咽的矜持。

    紫月偷眼看着自家的小姐,真真是饿坏了,以前小姐每次都是很优雅的吃东西,不会像现在

    呼哧呼哧的甚至喝出声音。

    甚至刚才小姐都没有像往常一样期期艾艾的问一声:怎么又是这个?

    紫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:“小姐,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好受,你就哭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住的偏远,就算是猫狗都不来我们这边闲逛,没有人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猫狗都不来?”燕颖好奇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恩,因为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吃食落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紫月小声的解释着,红着眼睛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感情是穷啊。

    燕颖一愣,自然看出小丫头的感情变化,把手里的粥碗放回桌子上。

    拍拍紫月说道:“记住,以后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想要什么就自己去争取,不要等着别人施舍。”

    别人帮你是情分,不帮你是本分!!!

    紫月拼命的点点头:“小姐我觉得你话多了。”

    燕颖皱皱眉头,傻丫头,你家小姐已经驾鹤西去了。

    我既然机缘巧合来到这里,不是你家小姐。

    目前燕颖对这里还是算满意的,没有奇葩婆婆,没有不堪入目的夫君,也没有啥身怀六甲,甚至没有给当场休掉。

    不要替别人养孩子,并且还是侯府嫡小姐,虽然这个嫡小姐有些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怎么说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不是?

    烂船还有三千钉呢。

    可是燕颖并没有得意太久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面镜子来。”燕颖想着昨晚仓皇失措的也没有看清楚这这副身体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长公主和南宫寒那嫌弃的话语可是绕梁三日。

    可千万别长残了啊!不说沉鱼落雁也要落个小家碧玉啊。

    当燕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才发现刚才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。

    都有点天马行空了。

    镜子里面的人儿: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,显得面黄肌瘦,

    瘦的那个骨头都快从皮肤里戳出来了,那套中衣也洗的发白了。

    少说有三五年的历史了。

    昨晚从长公主府穿戴来的衣服和首饰,燕颖已经让紫月收拾在一旁了,这些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不想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贪小便宜吃大亏。

    燕颖心灰意冷的放下铜镜,如果非要矮子里面找拔尖的,

    原主就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方面,燕颖只能找了个成语来形容:一言难尽、惨不忍睹、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又不服气的抬抬小胳膊、小腿,又闭着眼睛到处在自己身上各种花样摸索。

    终于她还是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,自己不光难看、年纪小而且不受宠还穷。

    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,别说了,屋里也不会有。

    囊空如洗,甚至全身上下连件首饰都没有,唯一的首饰还是昨天从长公主府里带出来的白玉簪。

    这还是借的,以后总要还的。

    燕颖细眯着眼睛,想到云逸淑,斗志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坏主意是一出一出的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