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酷文学城目录

一路妃升 十一章惊恐

时间:2020-02-25作者:糖糖爱冰激凌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长公主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定格在云逸淑的身上,一副要帮她打抱不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要她敢说。

    云逸淑瞬间有种给皇家贵族重视的优越感,坐在凳子上也不自觉的挺直腰板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当年盛极一时又怎么样?如今不还是她云逸淑的天下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“刚长公主问起我家颖儿,我可怜的女儿不知为何一早就寻死觅活的,

    趁下人稍稍不注意就跳了荷花塘,只怪我这个当母亲没有看护好啊。”

    云逸淑说到这里,一副老母亲操碎心的艰辛,真真的泪眼磅礴。

    这个女儿真是让人不省心。

    “夫人,街上都传遍了,你还替二小姐瞒着,也着实心善。”一旁的苏嬷嬷着急的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闭嘴,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,还不滚下去,免得污了长公主的耳朵。”云逸淑呵斥着。

    慌慌张张的模样,似乎害怕旁人多吐半个字。

    苏嬷嬷得了云逸淑的眼色,忙福礼谢罪,眼神却闪烁的瞟了眼长公主边上的陈嬷嬷。

    张着嘴巴,却摇摇头,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本宫百无聊赖,听一听道听途说也无妨,本宫这都一大把年纪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儿就当个笑话听,不然啊,人都闷出病来了。”长公主自然给她们台阶的。

    完完全全一副三姑六婆听到家长理短那副喜乐见闻。

    苏嬷嬷后背一挺,忙跪下一脸仓皇失措的说道:“公主殿下还请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恕你无罪!”长公主伸手看看自己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悠悠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回长公主,老奴傍晚去街上的时候,听城门口的小贩说。

    我们二小姐和两个家丁私逃了,我们夫人着急的在府里找了一天,

    连着荷花塘都翻遍了,这事关我们定安侯府的清誉,我们夫人正急的六神无主呢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说完依旧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,整个身体不住的颤抖着,似乎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看了眼老神在在的云逸淑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既然都有人看到二小姐去的方向,

    这在府上翻个遍,不是做无用功,南辕北辙吗?”

    云逸淑顿时错愕了。

    一直波澜不惊的燕欣,忽然直直跪在地上,在这落针可闻的时候,

    那声音听着的人都觉得那一跪是如何的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燕欣挺直后背的求饶道:“长公主街上的人是道听途说,都说母子连心,

    我母亲也是怕二妹妹有什么闪失,才让人把府上里里外外都寻仔细了。

    府里也就荷花塘最是危险,母亲心急如焚,都是一寸一寸的寻找,

    爱女之心昭然若揭,二妹妹绝不是鼠目寸光的人,还请长公主明鉴。”

    燕欣后背挺直,不卑不亢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母亲也是不相信外面的流言蜚语,二妹妹年岁尚小,许是贪玩一时迷了路。

    想来这会应该是回家了,长公主蕙质兰心,断然是不会听取一面之词的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盯着地下跪着的燕欣:只见她嘴不点而含丹,眉不画而翠横,如描似削身材。

    淡眉如秋水,玉肌伴秋风,还有一颗七窍玲珑心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妙人儿。

    偏听则暗?长公主这才端起桌上的茶水,轻轻泯了下,湿润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定安侯府果真都是好女儿。

    云逸淑不解的盯着自己的大女儿,自己的大女儿向来良善,

    见不得这些腌渣之事也情有可原,可这时候她不知道自己的大女儿葫芦里埋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但她从不拆大女儿的台。

    云逸淑也忙跪在地上点点头说道:“定安侯府想来家风严谨,想来是别人看迷了眼,我的二女儿不会这么不知廉耻。”

    云逸淑又转过头对着苏嬷嬷训斥道:“你个狗奴才,要是以后再说一句颖儿的不是,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却没有把眼前的变故放在眼里,转向陈嬷嬷看似无意的问道:

    “刚路上来的时候,那二小姐说回房拿方绣品谢我,难道回府里就反悔了?”

    “老奴这就去瞧瞧!”

    “见过长公主。”燕颖从门外进来,朝着长公主端正的行了个礼,双手捧着一方丝帕。

    燕颖手上的那方帕子虽然不能说丑的一塌糊涂,但是绣的中规中矩,不算出彩。

    但是燕颖翻箱倒柜,找到最能入眼的了。

    陈嬷嬷上前拿上那方毫不起眼的绣品递到长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长公主并没有伸手接过,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,这样的手工,这样的材质。

    长公主自然不会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怕是陈嬷嬷用的都比这方要精致一些。

    “二妹妹你去哪里了?你这都出去一天一夜,也不知道差人和母亲通报一声。

    母亲都急晕了好几次了,早上你扬言要跳荷花塘,

    吓得母亲把荷花塘都快翻个底朝天了,你再不回来,母亲又要夜不能寐了。”

    燕欣用帕子拍打着燕颖身上的灰尘,声音软软糯糯的,如同空谷的百灵,听着让人觉得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“傍晚见府里二小姐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,仔细一问,

    才知今天是诸葛晴的忌日,原以为府上怎么也会点几注清香。

    想来都是只见新人笑啊,这丫头年岁小不经事,就跑出府了。

    毕竟也是孩子心性,沉不住气,这不好巧不巧给我撞见在路边哭的好不凄凉。”

    云逸淑听了长公主的话,脸刷一下就变白了,十年过去了,长公主居然还记得她。

    刚长公主无意提起她还有个女儿,云逸淑还以为长公主只是口误,如今、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而今天的来龙去脉,云逸淑最是清楚不过,那么长公主是不是也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云逸淑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说道:“姐姐死的时候,颖儿才三岁多点,

    我这个当母亲的也是怕颖儿徒生伤悲才没有大张旗鼓的祭祀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在我的心里,是心心念念都记着姐姐的好的,也一直待颖儿如同己出。”

    有种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云逸淑泪眼盈盈、看似伤心欲绝,那红肿的眼睛哭得是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长公主抬起手打断了云逸淑的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当年关于那女人的事,长公主一个字都不想提起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可没有闲情逸致听你说什么姐妹情深,二小姐晚膳也在我府上用过了。

    原想着天色已晚,让她在我府上留宿,但是二小姐说于理不合,怕家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扫了眼燕颖才继续说道:“我这才劳师动众把人送回府上。

    想不到我成了你们嘴里拐跑二小姐的两个家丁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淡淡的拉着自己宽大的袖子,脸上看不出是戏虐还是动气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恕罪、、、”最先反应的苏嬷嬷,只见她抬起手用力的抽打着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狠狠的一下一下的,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应该把街面上的胡言乱语都带回府上污了大家的耳朵的。

    夫人和我家小姐已经三申五令说这事是子虚乌有,是老奴嘴巴里藏不住事。”

    几个呼吸间苏嬷嬷的脸上已经肿的和猪头一样。

    燕颖看着那脸,都觉得不是一般的疼!

    一个会对自己都下手那么狠,对别人更是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。

    燕颖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冷风嗖嗖的。<b>最新网址:
小说推荐